第十三章 重 生 作者:失落的喧囂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6-01-05
  •     “一人一半?”

        衛婉的話落口。

        又是兩聲,仍然一個是秦天,一聲是衛約,秦天不用說,他驚呼也好怎么也罷,他都該,只是你衛約衛婉和林蘇都盯著她,一次兩次,應聲蟲?

        她又不是對她說,她有必要嗎?

        干巴巴的比秦天還急!

        而且他們一個是皺眉冷呼,一個則是尖銳的不復那甜美和天真的聲音,好像她搶了她什么重要的東西,聲音尖銳不已。

        當然,她衛婉沒搶,似是她搶她的吧!

        況且這是她和秦天之間的,分的財產也是他們之間的,又不是她的!她干嘛比他們還急?還是說她和秦天一起,就覺得那些都是她的?

        衛約和秦天盯著衛婉,兩個人不愧是能走到一起,能一塊背叛的惡心的人,連注視著她的目光都是一樣,像看傻瓜一樣的目光注視她。

        一幅她提的要求是傻得不敢想像一樣。

        不可想像嗎?

        “這就是我的要求,也是我要的。”不管他們對她報以什么樣的眼神,不屑也好,輕鄙也好,嘲諷,諷刺,失望也罷,衛婉只得到她要的。

        “姐,你怎么會”聞言,衛約不敢想像的表情后,是震驚,不可思議,扭曲著她那張天真美好的面皮,口中的話也為這份震驚的斷斷續續——

        不過這次不用衛婉她們惡心聽下去,秦天一個眼神直接制止了衛約接下去的話。

        “你是不是再考慮一下,公司都是我一手打拼的”他只沉著臉,皺著眉對衛婉,那份不屑還是諷刺陌生的神色被他掩起,不知道為何,他聲音還算突然緩了緩。

        只是就算他緩了緩又如何?

        衛婉眸一閃,嘲弄,他說她再考慮什么意思?什么他一手打拼?

        “這是我們夫妻共有的財產,我不覺得我有哪里還需要考慮,也不覺得這個要求過份,還有或許我們都忘了,你忘了,妹妹忘了,我也一直忘了,不過多虧了你的提醒,秦天,你說公司由你一手打拼,好,我承認,但是不要忘了,也許我該提醒你一聲,你當初創建公司時的資金卻有一大半是由我出的,那又怎么說?”

        “對,秦天你怎么說。”林蘇到也附和著道。

        “怎么會?怎么,姐姐”衛約似乎驚到,或是沒有想到。

        秦天呢,眸中沉沉,他的臉色也是微變,像是沒想她會想起來“我記得,當初是你出了一半的資金,這我可以給你,多出一倍也行,就當是這些年用這些錢的利息,至于其它的。”

        說這到,他一頓。

        “什么?”衛婉早知道一談到‘錢’,一談財產便不會這么容易決定,不知道他又會說什么?

        “這樣吧,財產一人一半是不可能的,房子我可以給你,還有加上那些錢一起,如何?”像是做了決定,秦天眸光沉了半晌后開口,心不甘情不愿向著衛婉,不過口氣卻是一幅大度的,施恩的模樣。

        表情更是如此。

        徹底無恥到衛婉她們,不過更惡的在后面

        “姐夫啊.你姐姐,你,看姐夫對你多好,房子給你,錢也給你,你還猶豫什么?你就答應了吧,反正都要離婚的”聽到秦天的決定,衛約那尖銳的聲音不見了,又恢復她那完美的天真甜美的笑。

        對她好?這樣是對她好?反正都要離婚了?衛婉看著衛約,她還真會,圓的都會被她說成扁的,她腦袋被夾了嗎?轉過頭,她道“我不同意,還是一樣,我們財產一人一半。”

        “你到底想怎樣?別逼我衛婉!”秦天的臉黑了。

        “你答應我,我就馬上簽字,我的要求很簡單,既然是夫妻共有的,那么一人一半。”逼他?是他在逼她!背叛了她,要離婚卻又什么也不愿舍棄,什么也都想抓在手里,又這么好的事嗎?

        “不可能!”

        “不可能?”

        “對!要么接受我的決定,要不,衛婉,有時逼得太急,到時什么也得不到,嗯?”

        “你威脅我?”衛婉冷笑。

        “你說是威脅就是威脅,你好好考慮。”

        “我告訴你秦天,我不會考慮,就那個要求,你同意也罷不同意也罷,這就是我的要求,唯一的,同意了,我們馬上離婚,而且妹妹剛還夸你好,夸她的姐夫對我好,現在只是一個小小的要求而已,你說是吧,妹妹?”

        話落

        林蘇笑了,秦天黑臉的冷睥向衛約,衛約則白了白臉,她沒想到衛婉會突然扯上她。

        “別扯到一爆衛婉,我已經仁之義盡,你看著辦吧!你的要求我說不可能就是不可能,我管你離不離。”秦天這話一落,衛約的臉更白。

        “不可能是嗎?那別怪我讓事情擴大”不離?衛婉急了,她不想跟這樣惡心的人一起生活。

        “擴大?你要做什么?”聽衛婉的話,秦天眉皺緊鎖。

        “比如公開離婚,由法院來判,我相信到時會很公正,而且有些該知道不該知道的事情,婚姻期間的很多事情也會公正的”衛婉的話意味深長,說著時還深深的看了一眼也慌了眸光的衛約,對上秦天“你說呢?”

        良久

        “你威脅我?”衛婉別有深意的目光讓秦天惱怒,他是聰明人,片刻醒悟明白。

        “不敢,我現在只想知道你的決定。”

        “好,很好,衛婉,不和不說我秦天竟然一直小看了你,你那溫婉裝得真像”深沉的注視衛婉半刻,秦天,嗤笑。

        先轉身取過筆在早就備下離婚協議書上簽字。

        “好了。”

        衛婉接過來,看一眼,也毫不猶豫的簽字。

        當然也在財產分割協議書上簽字,這是衛婉托林蘇幫她準備好的。

        簽好后,會有律師專門幫他們分配。

        看著從林蘇手中接過來的財產分割協議書,秦天的臉色難看之極,他隱約猜到今天這一場或許是人家籌劃好的,殺了他個措手不及,衛約嘛想說什么秦天沒有讓她說,她恨恨閉嘴,斂下的眼神注視著那簽下去的財產分割書全是不甘。

        簽完后,一式兩份,衛婉和秦天各保一份。

        離婚證綠色的本本也拿在各人手中。

        從這一刻起他們之間真的什么關系也沒有了,他不再是她的夫,她也不再是他的妻!

        沒有再見,希望不見——

        走出民政局大門,迎著陽光。

        衛婉突然笑了,手握住手中的離婚證,她覺得她重生了!

        一身的輕松。

        沒有像其他人說的復雜的心緒。

        望著前方她的姝妹和前夫,他們的事,他們的一切,從今以后,再與她無關。

        “姐夫,真想不到姐姐竟然變成這樣?她還是姐姐嗎?不,不是,她不是我的姐姐,姐夫,你那時為什么不先財產公證呢?”衛婉聽到更無恥的話飄過來——

        .

        (.化妝品,.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大乐透5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