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堅 定 作者:失落的喧囂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6-01-05
  •     “她在說什么?什么意思?”衛約那更無恥的話林蘇也聽在了耳里,挽著衛婉的手,一直冷臉瞪著衛約的她一聲冷含她說那話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衛婉抿唇,她已無話可說,她怎么變成這樣?說她變了?要說變也是他們變了差不多,何況就算她變了,也是他們逼的,他們兩個人活生生逼的!

        衛約真是沒有什么說不出口的!

        財產公證是嗎?

        也不想想那時候的秦天,一個普通家庭出身,一個剛畢業不久的學生哪里來的財產!

        “姐姐”突然,一聲甜美的聲音響起,不知為何,本走在前面,和秦天一路親密而走的衛約忽然回了頭,軟軟的聲音喚,人也停下來,就朝著衛婉走過來,臉上是一臉甜美天真的笑“姐你走得好慢。”

        說著就勢就要來挽衛婉的手。

        當然,衛婉淡淡的讓過了她的手,她看著她,目光劃過不明,她不明她又要做什么?一切都已了,她還有什么不滿意的?

        目中,只見得衛約臉上的甜笑一凝。

        眸中更是閃過一絲不經易的似是恨恨的光,不過一瞬而逝,留下的任是完美綻放的笑,手也再一次想要伸過來“姐姐現在要去哪,我們一起走吧?”

        “我和衛婉一起,有事。”沒等衛婉說話,林蘇直接橫過手,拉了衛婉離衛約遠過幾步,等了半天,還以為她要說什么,什么一起?

        這個嬌揉造作,表面不一,黑毒的女人——

        天生的小三,沒見過這么囂張的,搶了人家的男人還以為人家不知道,一臉天真的當人家是傻瓜。

        若是可以她真想咬死她!

        還有那個男人!林蘇冷哼著睥一眼前面的秦天。

        想必衛婉也是一樣。

        這世上怎么就出來了這兩個狗男女,無恥,惡心都不足以形容,都是渣,也算是極品了,真是長見識!

        “姐”聽了林蘇的話,衛約一臉不高興,伸著的手早就收了回來,不過眸小鹿一樣揪著衛婉“我想和姐姐一起嘛,你都不疼我了。”說罷,甚至還撒嬌的跺了跺腳!

        林蘇惡寒,叫得真親密,她做的事也不嫌惡,什么不疼她?不疼能讓她這么囂張,讓她搶男人?“衛婉我們住”

        “嗯。”衛婉淡著表情點了點頭,她已經習慣也木然“你自己走吧,我還有事。”說了,也不再理會,就要離開。

        “啊,姐姐真不一起嗎?那真可惜,我只好答應姐夫坐姐夫的車了,剛剛姐夫說送我,我本想和姐姐一起的,不過既然姐姐有事,那我就先走了,我會想姐姐的。”突然一聲可惜,衛約笑得遺憾,又燦爛,又‘哦’一聲“忘了,該改口了,不該姐夫了再見,姐姐,我先走一步嘍.”

        語畢,跳過衛婉她們揮著手,天真甜美笑著先追向秦天。

        “她這又是干什么?炫耀?”林蘇恨恨的咬牙切齒,要不是衛婉拉著她,她就差一點直接睹了衛約的嘴,什么最惡心用什么睹,要讓她也嘗一嘗被惡心的感覺。

        “隨她去吧。”她怎樣與她無關,衛婉覺得她很累,心累,以后的衛約她不會管她,就讓她看看她的‘真愛’有多幸福。

        她想瞞,她就裝做什么也不知道!

        看到要到什么時候才揭開。

        “兩個養不活的白眼狼,你對他們多好,想當初若不是你把我們一起努力掙的本來要用來創業的原始資金拿出來給秦天,他能有今天?還有你那個妹妹一群白眼狼,忘恩負義,做人就不帶這樣的!”

        “林蘇,我后悔了,我早該聽你的話的,當年——竟看錯了人。”衛婉真的后悔,為了秦天,她什么也失去了。

        卻得到如今棄婦的下場!

        一滴淚在她的眸角流轉,轉過幾圈將落未落,那是一個人的悲傷,還有哀怨,愛的人出軌背叛,親人背叛雙重的打擊,她何嘗不恨,不痛,不怨,恨不能沖動的大吼大鬧,什么也不顧。

        但她不是一個人,她還有腹中的牽掛和愛。

        而那樣的男人不值得!

        淚于睫,終是落下。

        離婚的當天,在陽光下,先前才為離婚得到自由,解脫揚過笑的衛婉落淚,濠淘大哭,哭出所有的委屈所有的屈辱,所有的不甘,怨恨

        “哎!衛婉,哭吧,哭過什么都過去了,你就重生了,今后一定會過得更好,也一定要過得更好,過得比任何人都好!”林蘇大大咧咧的表情收起,有些無措小心翼翼的拍著衛婉的肩。

        “謝謝你林蘇。”衛婉哭過昂頭,微紅的眼,眸中的晶瑩在陽光下灼灼堅定的閃光。

        對,她衛婉要過得比任何人好!

        而且,她還有一件事沒有做——

        她說過她不會就這樣讓那兩個背叛她的人過得舒心!

        這一天,林蘇一直陪著衛婉,一起搬家,搬去了新家。

        那個所謂的‘家’衛婉是一刻也不想多呆。

        那里她覺得恥辱,骯臟!

        那里提醒著她她的愚蠢。

        夜,半口紅酒,衛婉卻大醉,醉得人事不醒,于林蘇一聲憐憫的嘆息。

        醉得眼角不停得落淚——

        清晨

        搬到小得多的新家的衛婉,拔通了一個號碼,一個她在秦天不注意時由他手機里得到的號碼,一個女人的,美艷的女人的手機號。

        .

        (.美容品,.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大乐透5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