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習 慣 作者:失落的喧囂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6-01-05
  •     “姐夫,你在想什么?有沒有聽我說啊?”一張的沙發上,開著淡淡的燈光,暈黃,這是一間溫婉的客廳,衛婉曾經的‘家’一個甜美天真的女人環抱著撒嬌的抱著靠著沙發的俊美冰冷的男人。

        一張小臉就貼在男人的手臂處,著,不高興的撒嬌道。

        就算他已不再是她的‘姐夫’,他和姐姐已離婚好多天,她仍喜歡這樣喚著,這樣她會有一種隱隱得意的優越感。

        “嗯,你看著辦吧。”男人也不知道聽到沒有,秦天搖了,眸著沉黑的眸,冷淡的開口,修長的手臂動了動,手指夾著白色的香煙,含在薄唇間,滑動手中的精致古樸的打火機,有磨擦的鈍聲。

        火燃起,在手指滑動打火機上時閃過。

        火湊近香煙,正要點燃,卻不知道為何,秦天突然熄掉了火,并沒有點,而是就這樣含著,神情有一絲怔然,他眸掃過一圈。

        睥過眼中熟悉的溫馨的布置

        不期然的,腦中一抹清雅溫婉的身影劃過,還有一個略帶責備關切勸說他少抽煙的聲音飄下。

        一個過期的女人。

        叫衛婉的女人,他秦天的前妻了。

        心突然煩躁,還有一怔過后的詫異,他竟然會突然想到她,這幾天來時不時他都會想到她,回來后也沒有那張臉或許是太過熟悉的一切,習慣使然吧,冷冷勾唇,秦天拋開,不去想。

        過段時間應該就會好了。

        這樣一想,秦天把玩著香煙也就拋開,想到什么眸光一陣閃爍。

        “姐夫,你是不是不后悔了?”而這時,甜美天真的女人見秦天一臉冰冷的淡漠,不知想到什么,突然一臉可憐兮兮的含淚的喏喏的開口。

        “”秦天低頭,怔忡的盯著她。

        一直思索的他有些反應不及。

        衛約說完,等著半天,等著男人柔聲安慰的她卻沒有得到一絲的安慰,不由不滿的抬頭“姐夫”

        喚完,才發現秦天表情怔仲盯著她。

        “姐夫,怎么了?”手在秦天的眼前晃了晃,對著他怔著的目光,衛約的道。

        “沒什么”瞬間,秦天回過神來。

        “那”

        “這段時間有些忙,想到什么自己拿主意就是。”秦天凝向衛約欲言又止的表情截斷,神色轉過,一定,一轉,他把玩著香煙的手玩著,突然道“順便你找個人來把房子重新裝修一下吧,這里今后是我們的家了。”他決定把習慣早日改掉,比如眼前習慣的溫馨布置。

        想了想,想到當初,有個溫婉的女子笑著一點點購置,布置秦天的眼神卻仍然堅定的“裝修后,全部都換上新的吧。”

        “好!”衛約聽罷,猛的燦爛的抬頭,很高興。

        重新裝修,她早就想了,她一直覺得這棟房子太素凈了。

        只是“這里是姐姐一手布置的”

        因此,她不敢提出來,她怕姐夫會不高興。

        必竟這棟房子可是姐姐當初一點一點親手布置的,沒想到,姐夫竟然也和她想得一樣,是想重新開始嗎?

        姐夫這樣說,是不是表示,他更愛她,已經不再愛姐姐了?

        是不是說明她比姐姐重要?

        是的,她和姐夫可是相愛的。

        “不要提她!”

        衛約的話讓秦天的聲音驟冷,對衛婉,他不想提。

        突然

        一聲手機鈴聲響起,音樂聲揚長,是秦天的手機。

        衛約眸閃了閃,仍是甜美的笑“姐夫,你的電話,是不是又有事啊?”

        秦天沒有回應,只是拿起手機,一看。

        深色的眸微沉,眉頭一挑,是蘇嬡,秦天眼中閃過一絲意外,她找他做什么?

        他冷然起身,去了陽臺

        沒有看到被他推開的甜美天真的女人一瞬間的變臉——

        

        衛婉在規劃好后,開始在網絡上找工作發求職信,或是看報紙,參加市里的會,卻也不急,只是慢慢來。

        大學時,她四年學的專業是文秘一類。

        還副修了工商管理。

        沒有結婚前也在寒署假打過工,找的是文秘工作,還有服務,她的英語不是很好,電腦也是一般,現在更加不行,連她最擅長的文職一類的工作,也因為很久沒有做過生疏了。

        她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工作,又能找到什么工作,求職信基本都是差不多的,都發了去。

        然后,等待消息。

        平時沒事的時候,買了花種在陽臺上,弄草,養花,聽聽音樂,偶爾上上網,其余時候,便是飯后,散步,或者和林蘇一起逛街,一起出門。

        過得非常的平淡。

        卻也充實。

        這樣的生活衛婉很喜歡。

        她發現比起以前的日子她覺得輕松許多,也愜意許多,還有淡淡的安逸和舒服感,不用再像過去一樣顧慮太多,怕有一個人不開心,現在只有她,和寶貝,也不需要等待誰,等著誰。

        雖然偶爾會惆悵,會覺得一室靜得孤單。

        還有想到那一段婚姻,那段四年的,多年付出的愛,那恥辱的婚姻會覺得難堪,憤怒

        必竟,這份婚姻的恥辱已融入她的骨里。

        是她這輩子生生的傷。

        望著外面,衛婉臉色此刻有些不好,這幾天來,她的臉色都有些蒼白,甚至帶著慘白,除了是懷孕前幾個月,突然開始孕吐外,還有一件一直擱在她心底的事。

        離婚,她并沒有告訴任何人,就她們幾個。

        算算日子,衛婉知道她想躲的終是要來——

        就在這幾天吧。

        逃避的還是要面對。

        不知道她這場離婚,他們會說什么?還有衛約的事他們知道了嗎?怎么看待?怎么做?嘴角揚起一抹嘲諷的淡笑,衛婉閉上眼,靠在沙發上,心神不寧!

        .

        (.筆記本,.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大乐透5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