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工 作 作者:失落的喧囂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6-01-05
  •     打扮好后被秦天忘到一邊的蘇嬡在等了半天也沒等來秦天,最后打電話卻被他冷冷告之有事不能來后,氣得差點咬碎了一口白玉小牙,差點摔壞了手中的手機,更是恨得牙癢癢。

        她計劃好的全泡湯了

        尤其是電話里她隱約聽到的故作嬌柔的惡心的女人聲音。

        ‘姐夫?’

        那個惡心的聲音竟然叫著姐夫?

        是誰?

        到底是誰?

        她聽到秦天竟然回答了

        怎么回事?

        蘇嬡想到,難道是那個秦天的前妻,那個過期的黃臉婆的妹妹?不然為什么叫姐夫?

        還是說說的是離婚,秦天要離,那個黃臉婆不同意?

        還賴著秦天?

        肯定是的。

        那個惡心嬌柔的聲音是他的小姨子或者說有一腿?為了不離婚,叫了她妹妹去?

        蘇嬡,美艷的臉上一陣憤恨,鮮紅色的丹蔻隨著她握緊的手,直掐著她白細的手心,美艷張揚。

        不管如何,不管到底怎樣,誰敢破壞她擋住她爬上總裁夫人的位置,誰就該死——

        她要想個辦法,見秦天一面。

        

        而結束掉通話后的衛婉一個人躺在沙發上想了很久,腦中全是她的母親,她從小到大最敬愛的母親的嘲諷,嚴厲的聲音,還有無情的話語。

        那些砸一句句砸在她的心里,她很久就想問,想大聲的質問她的母親,她到底是不是她親生的?是不是她的孩子,以前是抗拒著,怕問出口就會有什么改變,軟弱的自欺著,強求著,含著一絲期待著讓她一直羨慕的親情。

        后來是一次次的失望,傷心,直到這次,原來,衛約全是對的,錯的是對的,而她衛婉什么都有錯的,不論做什么都是錯,她的親生母親說全是她的錯!

        她不問了,既然她連對的也是錯的,質問何用?

        笑過,哭過。

        荒謬的大笑過,放聲的大哭過。

        久到淚干。

        久到她抹去了眼角的眼和軟弱,堅強的站起身來,揚起了溫婉而堅定的笑。

        父母,家

        還有那天真甜美的好妹妹,你們即當我衛婉好欺負的,當我不存在,不當我是你們的女兒,姐姐,口中叫著‘姐姐’,說著關心,行著傷害的行為,那么,從今而后,你們再傷不了我。

        再也傷不了。

        我也不會給你機會傷我。

        父母親人姐妹無從選擇,只是若真的哪一日她衛婉也能狠得下心。

        什么也做得出來。

        只盼那一日不要到來,而你們不要逼我——

        一次,她可以忍。

        二次,她也可以忍。

        三次,四次

        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星期五

        離周末還有一天的時間。

        清晨起床感到肚子微微跳動的衛婉用過早飯,和林蘇通過電話,約好下午一起后,她打開了電腦。

        本是習慣性的,收發郵件。

        沒想到,驚訝的在郵箱里,衛婉發現了一封未讀的郵件。

        點開一看,她更加吃驚了,卻同時欣喜,和喜悅。

        那竟是一封她投出去的求職信的其中一封的回復。

        一眼掃過,衛婉立馬喜形于色,握住鼠標的手指微微收緊,都有些汗濕,她再仔細看一遍,果然是真的,只見回復的求職信上,寫明了讓她下周一去面試。

        這不是讓她吃驚。

        她吃驚的是,讓她去面試的公司竟是衛氏,在B市與齊氏并立的兩大財閥集團之一。

        衛婉越看越驚訝,越想越不敢置信。

        當初她投簡介的時候,抒撒網,只要是的她都投了簡介,也沒有注意太多,現在一看,衛氏——,竟然是衛氏,點開網上關于衛氏的官網和介紹。

        衛婉張開了嘴,看了衛氏的介紹已不是吃驚可以形容,再看向回復她的求職信,真的不敢相信,又看了好幾遍,她才不得不相信,她似乎真的被衛氏通知了面試!

        最讓她驚訝的是衛氏這次的居然是她熟悉的助理職務。

        雖然只是小小的助理,但做過文秘的她應該能很快能上手,最重要的是對肚子里的寶寶也不會有太大影響。

        驚訝過后。

        衛婉非常的高興。

        她工作終于算是有一點著落了,雖然對能面試通過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但是對衛氏她一直就很向往,那時候大學畢業時她就想過要進衛氏或者是齊氏。

        誰知一畢業,她就做了家庭主婦,嫁給了秦天。

        成了一個愚蠢的女人。

        

        此時的衛氏——

        “就是她?”一個冷酷的聲音響起,一間低調而奢華的簡潔辦公室里,一個臉如雕塑般,五官深刻而堅毅,如古希臘雕像冷酷的冰冷男人拿著手中的簡介問著。

        冰冷的目光問向坐在他旁邊的辦公桌上,一臉邪魅有著丹鳳眼邪氣的笑著的男人,齊風。

        “對,就是她。”齊天勾唇。

        “為什么?”冷酷的男人卻皺眉。

        “就當是我幫她吧”

        .

        (.女裝,.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大乐透5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