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豪門總裁-> 《總裁的棄婦新娘》-> 第三十三章 感 傷
第三十三章 感 傷 作者:失落的喧囂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6-01-05
  •     側過頭,衛婉看了看此時舞聲彌漫隨著音樂相擁而舞的人,旖旎的燈光,香醇的美酒,美麗的衣衫,每一道風景都是那么的誘人,握著手機,感受著那一份震動,她突然覺得肚子一陣不舒服,一陣惡心的感覺涌了上來,看來是剛才的食物吃的太急了,吃太多了,所以她覺得不太舒服。

        郭然紫色的身影已徹底融入暈暗的光線人群里,再看不見。

        那雙銳利的目光她淡淡略過。

        周圍又是一張張陌生的面容。

        衛婉回身走向陽臺,無邊的夜色,無意中抬頭,看到天上快成為圓盤的月亮,雙腳就不由的定住。快要中秋節了啊,舉家團圓的日子,可是

        “每逢佳節倍思親”衛婉低喃著,嘴醬起一抹苦澀的笑,真的很苦,很澀,即使她再思親,卻也無法去團圓,因為她根本不想回到那個‘家’,家人,父母,一切——

        那真的是‘家’嗎?是親人嗎?

        那個所謂的‘家’從小到大的地方在衛婉的眼中好遙遠,迷茫,陌生而可怕!

        她的母親,親生的母親。

        她親愛的妹妹,從前的老公現在的未來的‘妹夫’呵呵——

        她怎么回?

        如何回去?

        回去讓她們踏在腳下嗎?

        不——

        她不是任人打罵不還手的圣母,她也有脾氣,有尊嚴,有要守住的東西,還有心底那一絲僅有的親情,她不想真的碎掉,不想撕開那一層僅有的紙。

        一旦回去,一旦見面

        可是,中秋,人月兩團圓,現在有借口,若不是她把那邊的幾個電話設了黑名單不過,那個家里的人一定會想辦法找到她,叫她回去,以前沒借口也要找借口,如今不用找理由了。

        自嘲的搖了,衛婉不敢再去看惹她傷心的月亮,在手機毫不停斷的震動聲里終是接通。

        “在哪里?”手剛按下通話鍵,衛婉的耳邊一個透過手機變得低低的男音便立馬響起,伴著隱約的車輪劃過的聲音夾雜著熟悉的喧嘩聲,魅然的氣息,讓她在這聲音里不由的想起聲音的主人,想起了齊風那張邪魅的挑著丹鳳眼的邪魅俊美面容。

        還有這一個星期來他的騷擾。

        對,就是騷擾,從她在衛氏上班的第一天到昨天,他每天都會打電話給她。

        早上一次,晚上一次。

        非常的準時!

        每天都有,讓她煩不勝煩。

        幸好,他還只是打電話,沒有親自上門,不然——期間有幾次說要來接她下班,請她吃飯,都被衛婉找借口推掉了,她不敢也不想和他牽得太深,必竟他和她從來都只是認識而已。

        而他似乎也并不在意,似是隨意提起,今天

        剛剛她看過時間,早過了時間,她以為今天齊風不會打來了,或許有事吧,沒想到,這個時候還是來了。

        嘆口氣,衛婉開口“又有什么事,齊大少?”

        經過這幾天的電話,她對他,對齊風也不再是一開始那么拘謹,變得隨意起來,也稍稍知道對他該用什么態度。

        “在哪里,吃飯沒有?”手機里,齊風像是低低一笑。

        “吃了。”摸了摸自己漲漲的肚子,衛婉淡淡道。

        而且很飽,飽得惡心。

        “真可惜,本來想請你賞臉一起吃個飯呢,一個人好無聊——哎!”

        那一頭,聽了齊風低低的卻又像含著什么的邪魅裝著可憐的聲音,衛婉低著頭,扯了扯唇,沒有出聲。

        她該說什么?

        “齊大少,不好意思,我已經吃過了,真是謝謝你這么看得起我,你還是找其它的朋友的,相信齊總你身邊應該有很多等著陪你用飯,一起的朋友的才對,我就不打擾你了,再見。”眼睫微顫,衛婉握著手機的手頓了頓,方啟唇。

        一句話,想要按掉通話。

        “等等,小婉兒。”齊風那邊一聽,趕緊開口。

        “衛婉,我叫衛婉。”衛婉的眉頭皺起,她討厭齊風這樣喚她,‘小婉兒——’她只覺惡寒!他卻相反反而似乎很喜歡這樣喚她,任她反駁,也無效!

        “呵呵,好,衛婉,告訴我你在哪,我來接你。”誰知,齊風沒有像前幾次一樣,竟馬上聽了她的,叫她的全名。

        不過,他要來接她?

        衛婉秀眉更緊“不麻煩你了,齊大少。”她覺得手中的手機很燙,燙手一樣,想要馬上結束,按斷手機。

        “我知道你在哪里,我聽到音樂聲了,還有”而手機里,不管衛婉如何想,齊風的聲如飄過的風一樣吹來。

        吹來讓衛婉忐忑的話語!

        衛婉緊緊握著手機,望一眼頭頂讓她感傷的圓月,轉身就要往大廳走去,不期然,看到一副胸膛擋在她面前。

        她緩緩的抬起頭,直到看進那雙冰冷的眼神中,不由的低呼“衛寒衛總。”

        情急出口,衛婉馬上意識到她竟然直呼其名,那是她的最高上司,衛氏的總裁,決裁宅趕緊改了過來,心同時提起。

        不知道他會

        聽到她的低呼聲,衛寒卻只是雙眼微微瞇了一下,冷酷的面容半絲不動,什么都沒有沒有沒有不悅,也沒有其它,什么也沒有說。

        衛婉輕輕的吸了口氣,她不知道他為什么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靜靜的看著他,等待著他要說的話。

        許久,寂靜的陽臺上只有兩個輕微的呼吸聲。

        看到他一言不發,衛婉收回視犀越過他就要往外走去,或許他并不是有什么事找她,或許人家是想靜一靜她在這里擋了人家的視犀或者根本就直接忽略了她這個人,也不記得她吧,不管怎樣,她該識趣,既然這樣,把這個地方讓給他好了。

        “衛。”衛婉高昂著頭,剛越過他的身旁,就聽到他低沉的聲音喊著她的名字。

        衛婉愣了一下,他是在叫她?他知道她?

        她轉過身重新對上他的視犀冷酷得映著夜色中月華的目光“你有什么事嗎?衛總。”

        .

        (.女裝,.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大乐透5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