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豪門總裁-> 《總裁的棄婦新娘》-> 第四十一章 舍 棄
第四十一章 舍 棄 作者:失落的喧囂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6-01-05
  •     衛婉聲冷,疏離而冰冷的氣息還有絕決的氣息從她身上發出。

        她背對著所有人!

        散發著濃濃的厭惡之意——

        一瞬間,病房很靜。

        在她的冷意,那一前一后的耳光響聲下,靜得呼吸聲難聞,衛約捂著臉震驚和不敢相信后,一臉可憐兮兮的表情,嗚咽,秦天站在一旁神色不明,在衛母出現后,他便不再開口。

        而衛母,她衛婉那偏心的母親一直揚起的手沒有打下來也沒有收回,只有嚴厲和變色的臉!

        半晌,已經走到病床邊的衛婉見身后那三人在她冷漠和厭惡下竟然依舊沒有動靜,她不歡迎他們,不想看到他們,他們聽不懂嗎?

        衛婉猛然轉身。

        “不服?”帶著冷厲的聲音,她直指向秦天,衛母三人,聲音如最鋒利的劍,寒光四射。

        話落下,秦天不語,衛母幾度張合后,說了話。

        “就算這樣,你也不能打她,你妹妹現在不是一個人,是雙身子,何況她做了什么?就算做錯了事,你也不該打她,況且小約做錯了什么?”一手環著衛約安慰后的衛母,臉色幾變。

        當然聲音一如既往的嚴厲,氣勢卻弱了不少。

        或許她也是發現了她眼中一直溫婉可欺,算是聽話乖巧又軟弱的大女兒并不是她想像中一樣的弱,一樣的可欺。

        又或者衛婉此時的氣勢冷漠太過強烈,她也察覺到了什么。

        將要失去什么。

        衛母的神情盯著衛婉有看不清的,陌生,陌生的打量著自己印像中一直不關心的大女兒,疑惑,驚疑用著讓衛婉心冷的目光。

        不過,雙身子?

        親妹妹?衛約做錯了什么?是嗎?衛婉的眼中快速劃過一抹光,是悲哀,是極痛,做為親妹妹,衛約做的是什么?是背叛!

        搶了她老公,破壞了那個家,那不是錯?是對?衛約是雙身子,那她呢。

        她要她顧著衛約,可是她剛剛才失去的孩子又如何?

        她只看到衛約,衛約的孩子是孩子,她衛婉的就不是嗎?

        做為母親,她真是說得出口!

        還在逼她,還不夠?

        一個耳光還不夠?

        確實,衛約欠她的,秦天欠她的,企是一個耳光就可以扯平的?她的恨難平!

        衛婉盯著衛母,一點點的扯唇“母親,我最后叫你一聲母親,你覺得她就一點沒錯,什么叫她做錯了什么?搶了人家的丈夫難道是對的?做為第三宅搶了自己姐姐的老公不可恥?她不配做為我的妹妹,而你,也不配做為母親,”

        那一聲母親,衛婉咬得很重,用了十分的力,這一句話也很更,更參雜了許多的東西在里面,她轉向衛約。

        “我就不懂了,原來當第三者不是錯,被搶了丈夫反倒錯了?”衛婉的聲音極冷,自嘲,嘲弄,諷刺,她盯著衛母,衛約。

        死死的盯著。

        問天,問地,質問——

        衛約被衛婉的目光盯著混身一縮,一驚,她像是被衛婉的那一個耳光打傻了一樣,除了可憐兮兮的表情,發紅的臉,淚盈盈的眼,就是欲語還鞋裝得楚楚的受驚害怕的神色,喏喏的拉著衛母的衣服。

        “別怕,別怕。”衛母臉色再變,難看的安撫著衛約。

        衛婉話她聽不到,也聽不進去,她不管她說的是什么,在衛母的眼中只看到哭泣可憐的衛約,安撫完后,抬頭間,沖衛婉就冷道“什么叫最后一聲母親?你說的是什么話?想要干什么?不孝的東西,真不知道當初弄成現在這個樣子,要怪也該怪你自己,怎么能怪到小約身上,你自己守不住婚姻,自己守不住男人,跑來怪到小約身上”

        “是嗎?好,怪我,那么從今以后,你,你,你,我們各不相干。”沒有再喚母親,看著衛母,聽著衛母毫不猶豫對她的指責,不孝?怎么會生下她是嗎?衛婉覺已經不想再說什么,越來越覺得荒誕,覺得眼前的一切不再真實,已經在心里沉淀陳久的冷然舍棄的話落下。

        勾著唇,在她那母親的眼中怎么會有她衛婉?她笑著。

        可笑的她竟然一直浪費時間在衛母和衛約身上,她們這樣的人,她何必呢?這樣的她們真不愧是母女,哪里聽得進去她的話,是非對錯,在她們的眼里,只有對,她衛婉全是錯。

        罷了罷了,多說無益,徒讓人笑而已。

        就像此刻站在門外看著笑的人。

        衛母的話她不想再聽,不是怕傷心,是厭倦,不想再看她們一眼,衛婉對他們,所謂母親,所謂妹妹,所謂親情,她失望,絕望,痛心的決意的舍棄,最后一絲的情意早就潰散。

        她們從今而后,再不是她衛婉的親人!

        沒有親人是像她們這樣的,同樣是女兒,同樣是親人,她們是母女,而她衛婉和她卻不是。

        從來都不是。

        心冷,無心,不要怪她衛婉無情狠心,是她們逼得太狠,她的退讓妥協只讓她們更覺得理所應當,逼得她失去所有,她的痛,恨,怨,她的寶寶

        更得寸進場

        就像是一對狼,一對喂不飽的狼。

        母親如是,衛約如是,什么是對什么錯她們已經分不清了,她們只看得到彼此的得失,她的,她衛婉的,她們看不到,就算看到也是搶去,還覺得理所當然,理直氣壯。

        被搶的她居然是錯。

        對著這樣的親人,她無話可說。

        亦別無可戀。

        有些時候,有些東西,再不舍再不愿,再痛,再傷,當舍則舍!

        今天,在徹骨的痛中,在恨里,她便舍去親情又如何?

        絕然了斷的衛婉,她的絕意,冷漠,衛約衛母秦天像是被那般冷漠氣勢所攝,整個病房凝固了一般。

        流動的空氣凝結。

        秦天的目光一直難言的凝視著衛婉,深深的眸底有什么閃過,他的指尖,腳步朝著衛婉想要動。

        驀然

        “啪——”一陣巴掌聲突然響起,一個頃長的身影,一個邪魅丹鳳眼的男人,齊風拍著雙手由病房門口走了進來。

        走進病房。

        他勾著唇,一身休閑時尚雅痞的裝扮,上挑著那一雙邪魅無雙的鳳眼,張揚著那一張在陽光下邪魅而蠱惑人心的俊美面容,混身優雅,又帶著痦痞的氣質。

        在衛約一瞬天真的雙眸閃動中,在衛母變換的臉色里,在秦天皺眉深黑的眸光穿過,從容而優雅的行到衛婉的面前。

        “做得很好。”

        .

        (.內衣,.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大乐透5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