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豪門總裁-> 《總裁的棄婦新娘》-> 第四十二章 需 要
第四十二章 需 要 作者:失落的喧囂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6-01-05
  •     齊風的到來,一句‘做得很好!’‘說得很好。’終于讓那一對母女,外加秦天臉色色變。

        誰叫齊風邪魅的氣質,氣場太過強大,直接讓衛母和衛約還來不及說話,就被他堵了,堵到了門外。

        隨著‘砰——’一聲響,連著外面看笑話鬧劇的人一起,被關在外面。

        最終,難看的灰溜溜離開。

        不賺那就留在外面守門吧!

        衛婉發現自己比起齊風差得遠了。

        齊風這一手是她該學的。

        直接動手,懶得多說——

        就像他說的一樣“關門放狗!”

        既不用再看到她們,也不用再聽她們說什么,要哭要鬧去外面鬧去,和她們說那純粹就是浪費口水,浪費時間,她們是聽不懂的,包括秦天——

        空下來的病房,安靜下來,空氣中那厭惡的氣息消失,更沒有了令人厭煩的哭泣,躺在,衛婉冰凍住的唇忍不住嘴角一裂,淡淡的化開,勾起了一抹小小的弧度,上揚的。

        腦中禁不住想起前一刻齊風邪魅的,不動聲色,一句話不用說就把衛約等震住。

        然后,隨他!

        氣場啊氣場,還有秦天,好不容易認出齊風來想要主動上前套關系卻被直接無視,并不放在眼里,更是嘲弄,不屑,輕蔑。

        導致秦天一臉烏黑,伸出去的手就那樣僵硬的停在半空,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尷尬之極,難看之極。

        衛婉當時惡意的覺得說不出的爽快。

        秦天你平常不是很了不起,很不屑嗎?如今也有被人無視看不起的時候?

        她甚至覺得齊風越看越順眼。

        比以前順眼多了。

        不過,衛婉有些擔心,也忘不掉衛約后來難看的離開時,望向齊風的那一眼,天真似有水光的眼晴委屈的揪了齊風,雖是遠遠的,但她絕不會看錯的,那個目光里有女人才懂的東西。

        最后,衛約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楚楚動人又天真甜美

        那一眼,令衛婉心不安。

        只是想到衛約肚子里有孩子,衛婉斂了斂眸!

        但愿——

        “在想什么?”耳爆倏然有一道邪魅低沉的嗓音響起,低低回響,衛婉眸光一閃,拋開心底的思緒,回頭,抬眸,她看到送走衛約后出去的齊風不知何時又返回了病房,靠得她極近,整個人伏下身子,那臉就在她的上方。

        雙手撐在她的兩側,勾著唇凝著她懶懶的笑著。

        呼吸出的溫熱氣息,帶著屬于他的惑然的氣息,撲在衛婉的鼻端。

        繚繞

        林蘇呢?衛婉很不自在,覺得發熱,他們之間離得太近,近得心跳也跳快了許多,近得不適合彼此的關系,在他氣息的包圍下,她微微偏開了頭“沒想什么,你怎么會來?”

        啟唇,眸一閃,想說什么,卻又換開,以她這段時間對他的了解,她知道他,他是多么肆意的一個人。

        眼前的鳳眼很深,很黑,很亮,復雜深邃。

        “剛下飛機,本來說好中秋回來陪你的,沒想到沒趕得上,真是抱歉不過,今天也挺好!”說著別有深意的話,齊風深深的低頭注視著自己身下的衛婉,兩人呼吸交纏,他的嘴醬得更深,眼神難言復雜,表情風流又邪魅,深黑的鳳眼斂盡她的神情變化,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卻又并不在意,只深深的看過。

        而后,他突然起身。

        衛婉舒一口氣。

        撐在她身側修長的手臂離開,那張邪魅的臉也離開,他笑著,邪魅的笑從一直站在他身后的助手手中捧過一大束的鮮花,艷麗嬌艷的鮮花“送給你的,喜歡嗎?”

        看著面前的花,衛婉眸光閃了閃,笑著點頭,她不知道該說什么,花很漂亮。

        她喜歡——

        看著他修長的手指把花插入一邊桌上的花瓶,離得遠了,離開了齊風的氣息,衛婉才看到那個助手,禮貌的點點頭,她看向一旁的林蘇。

        眼晴晶亮的掃過她又掃過齊風的林蘇。

        只一眼,林蘇那像是發現了什么一樣八卦的表情讓衛婉知道林蘇此刻的腦中定在想什么。

        那發亮的眼神,意味深長的神情,落在她和齊風身上的目光

        衛婉想起,她一直沒有告訴林蘇她和齊風認識。

        還有聯系——

        不知道林蘇認出齊風沒有。

        不過,看林蘇那幾度張合的嘴角,發亮的眼

        果然——

        “衛婉啊,不介紹一下這位帥哥是誰吧?”等不及的一臉八卦的林蘇對著齊風衛婉裂開嘴笑了。

        衛婉了然一笑,這女人。

        看了齊風一眼,見到他依然一臉欠揍的邪魅笑,像是等著她介紹一樣,揪著她,衛婉好笑的轉回林蘇身上,對兩人開了口,說了一個名字,介紹是嗎“他叫齊風,一個朋友,這位則是我的好朋友林蘇。”

        話落下,齊風笑了,朋友?他笑著看著衛婉,看得她一身發毛,笑得她“有什么不對嗎?”

        “沒有,很好,朋友嗎?”齊風,只是挑了挑眉,看她。

        衛婉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也看著齊風。

        “朋友啊。”這時,沒想到林蘇也眼晴更亮的來了一句

        等林蘇和齊風兩人互相打過招呼。

        “我可是衛婉的好朋友。”這是林蘇對齊風說的。

        “我知道。”這是齊風的回答。

        兩人對話,很深奧,很強大。

        “齊風?”

        “對。”

        衛婉圍觀。

        半晌后,終于,一聲尖叫,劃過。

        “齊風——是他!”尖叫聲從林蘇口中發出,她呆了,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臉驚訝后,上下左右的掃視齊風。

        “是你!”

        “對,是我。”

        衛婉和齊風對視,都是一笑,想起來了嗎?

        “要我幫忙嗎?”笑過后,齊風卻對衛婉,突然開口,鳳眼灼灼,很深。

        衛婉一愣,卻瞬間明白他的意思,幫忙?她又點頭,不知道該怎么說。

        她看著齊風。

        “我可以幫你的,秦氏,對我來說很容易。”齊風邪魅而自信的一笑。

        .

        (.內衣,.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大乐透5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