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豪門總裁-> 《總裁的棄婦新娘》-> 第五十二章 誰和誰
第五十二章 誰和誰 作者:失落的喧囂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6-01-05
  •     還有一個美艷的女人,面容非常美艷高挑,挽著秦天的手站著,目光也落在衛婉身上。

        看到她,衛婉淡挑了挑眼角,這個美艷的女人熟悉陌生,是她不會忘記的一個人,一個女人。

        有一個很好聽的名字,是她曾送出的禮物——蘇嬡。

        她和秦天,衛婉看著她挽著秦天的手,兩人靠得親密的身體,她眸光斂起。

        

        B市,相同的夜幕霓虹燈下

        一棟大樓門口,玻璃大門滑開——

        這時一個高挑美麗高傲的女人走了出來,臉上由著白熾的燈光點亮,韓微低頭看著手中的手機,十指纖纖拔動著,按著特定的一個號碼,按了出去,如脂白皙的手指握著它放在耳爆抬眸,眸中深幽,有幽,有怨,有期盼,有焦急,還有其它的什么,復雜難言。

        她一直拔著一個號碼。

        卻帶給她失望,失落。

        “對不起,你所拔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侯再拔——”號碼被她一次次按出去,一次次的失望。

        關機——

        竟然關機!

        他去了哪里?

        和誰在一起?

        韓微的眼中深不見底,她恨恨的握緊了手,緊緊的握住手機,纖長的指甲深深的埋進她手心,烙下深紅如月牙的印。

        從上次在電梯里見到過他后,好久的時間,她找他,他不見她。

        她等他,等不到他!

        為什么?

        “齊風,齊風——”韓微的口中低喃,流連。

        今天等到現在,他也沒有聯系她。

        他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嗎?今天是她,韓微的生日,沒有他。

        握緊了手,韓微緊盯著手中黑暗下去的手機,深吸口氣,化開,她想到了衛婉,那天電梯里,他和衛婉親呢的背影,他是和她一起?是吧,他們應該在一起,她幾乎天天看到他去找衛婉。

        卻不見她!

        恨嗎?韓微往路邊街燈下停靠的黑色豪華驕車走去,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去哪里?”黑色驕車里,一個冰冷冷酷的聲音響起。

        韓微對上衛寒的眼晴,揚了揚唇“你安排。”便望向了車窗外。

        “嗯。”衛寒只是點頭,發動了車

        車窗外,光影浮動。

        “聽說你調了衛婉到總裁辦?”一雙美麗的眼晴閃過什么,韓微突然像是撤嬌一樣,目光灼灼的看著衛寒,看著他如冰雕俊美的面容,迷了迷眼,然后,像是在等著什么一般。

        其實衛寒很帥,一種男人的帥,還有冷酷,很俘虜人心。

        如果,如果,沒有那個人,韓微想,衛寒不失為一個好的男人。

        可是沒有如果——

        這個世上沒有,沒有如果!

        “嗯,她很努力!這不是你希望的嗎?”衛寒轉過了頭,像是深深的,又像是沒有看她,勾了唇。

        “沒有,衛婉是我大學時的朋友和同學,我知道她,確實很努力。”努力啊?確實要努力,衛寒,衛婉,齊風,還有她自己,韓微閉上眼,沒有人知道她的眼中閃過了什么。

        她想做什么?

        同樣的齊風也不知道韓微拔著他的號碼!

        

        此刻的衛婉還有齊風均看向一個方向。

        秦天和蘇嬡——

        衛婉似乎好久沒有想起她,蘇嬡,美艷的女人,這個她送給她的好妹妹還有前夫的美麗的禮物!

        如今,看著這個美麗的禮物站在秦天的身邊.

        衛婉眸光一閃,她的好妹妹衛約呢?

        嘲弄的衛婉彎起嘴角,淡淡的笑——

        “看到什么呆了?”也許是發現了她目光的閃動,也許是感覺到了什么,也許是早就已經看到,齊風邪魅的鳳眼劃過一抹光,一抹無法讓人看懂的光,他掠過衛婉,掠向秦天,掃過蘇嬡,他目光變得有趣。

        怎么不有趣呢?

        沒想到這次那個叫秦天的換了一個女人,衛婉的那個親妹妹呢?

        不過,不得不說,這個秦天挺有眼光的,艷福不淺,這又是一個正點的女人。

        邪邪的睥過蘇嬡凹凸有致迷人高挑的身材,還有那一張美艷帶著絲傲慢的臉,齊風眼中贊賞,很不錯,至少比那個哭哭啼啼的女人好太多了,看來眼光有進步。

        這個美艷的女人,只是有些虛榮,有些心機!

        但,不關他事。

        對他齊風來說,也就一出還算不錯的戲罷了!

        他鳳眼微瞇,有什么在算計——轉向衛婉“你說是不是很巧,嗯,竟然讓我們碰到熟人,不,舊人,是吧,小婉兒?”

        “可我不想要這樣的巧。”舊人?衛婉淡笑。

        而秦天,在看到衛婉后,也目光轉晴的看著她,當然蘇嬡的目光也同樣看著衛婉。

        衛婉轉過思緒,看著他們,對著他們的目光,一笑,溫婉而婉約。

        沒有驚慌,沒有該有的忐忑,沒有慌亂,更沒有一絲一毫的不自在,或是逃避,有的是女人婉約雅致的美,很高雅,很脫俗,正正的對上他們的眼晴。

        她為什么要慌亂,不自在?逃避?

        欠的也是他秦天欠她,他該不自在,慌亂才對!

        沒有人知道此時的衛婉一句話沒有說,就那樣坐在那里,整個人如月華如練,光華柔美,婉約無雙,迷離了一切,迷了很多人的眼,齊風凝著,專注的凝視著,也迷了眼。

        那雙邪魅的臉,薄唇輕揚。

        卻令秦天皺了眉。

        只因這樣的衛婉太陌生,陌生到不是他認識的她!

        多年的‘愛情’幾年的夫妻,雖然已經離了婚,但是此時此刻的衛婉,那樣陌生,那樣美麗柔美的窒人,他沒有見這樣的她,他腦中她的影像如此模糊和現在的她截然不同,比那次醫院里強勢絕決冰冷的她還陌生,像是有什么東西一下掐住了秦天的咽喉一樣,讓他出不了聲,目光卻絲絲不移,灼在衛婉身上。

        心中似有什么東西刷過,麻麻的,無法言明。

        不自禁的秦天朝著衛婉走近。

        向衛婉和齊風這一桌走來,挽在他手上的蘇嬡在見到齊風后,沉溺在齊風的眼神間,蘇醒,再看到秦天的眼神,美艷的臉上稍變,抿起微笑,陪著秦天一路走來。

        一直到站在衛婉和齊風的桌前。

        “有什么事嗎?”不曾想,想到或沒想到,等待秦風的卻是這樣的一句,陌生疏離淡漠的話,從衛婉的口中吐出。

        同時,被秦天忽視,刻意沒有看到的齊風也突然親呢的開口,當然是對衛婉“還想吃什么,告訴我,嗯,小婉兒?”

        衛婉的語氣,態度,秦天眉緊皺,而齊風突然揚起的話,還有那份親呢,秦天難看的臉色瞬間變青變黑。

        瞬間鐵青!

        有什么事?

        她問他有什么事?看著衛婉看著齊風,秦天想笑,冷笑,眼中暗黑流動,狠盯著他們,齊風他算什么?上次在醫院,這次,現在,他和衛婉,他早就想找他了,他憑什么和衛婉這么親呢,他憑什么插嘴?

        “齊風!”秦天鐵青著臉厲目直盯著齊風“你和衛婉到底是什么關系?”

        .

        (.手機,.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大乐透5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