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豪門總裁-> 《總裁的棄婦新娘》-> 第三十九章 流 產
第三十九章 流 產 作者:失落的喧囂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6-01-05
  •     還有痛,鉆心的痛在衛婉的身上,腹下。
        衛婉倒下的瞬間,那一刻她覺得她看到了一雙復雜的眼眸,尤其是在那血彌漫開淡淡的鐵銹味時——
        那一雙注視向她小腹的目光......
        天旋地轉,她知道完了,一切都完了,她的寶寶......
        稠稠的血流出,寶寶!.她痛呼,她好恨,好恨眼前的人,好恨那張著的天真的盯著她慌亂的眼睛,好恨那個曾深深愛過的男人,好恨以前的決定,覺得自己好傻好天真,傻得失去所有,傻得就算落得背叛,被傷害,卻只知道躲避,只知道笨蛋一樣的后退,退讓,一次次任人欺上門來不去反擊。
        造成今天的痛!
        為她自己心軟手軟,逃避退讓所付出代價。
        血色成為定格!
        一片血色模糊了衛婉的眼晴,她痛得暈厥,痛得絕望。
        她真的什么也沒有了——
        * * *
        “婉兒,婉兒......”“衛婉——”
        似乎一個世紀的時間,黑暗中,一個模糊的聲音若有若無的響起,低低沉沉,然后,衛婉的意識逐漸的清明,慢慢的,像是馬上就要蘇醒,不知為什么又在下一秒,突然沉在黑暗里,浮浮沉沉。
        清明的意識忽又模糊。
        忽又清明。
        久久——
        衛婉沉浮在那黑暗中,不得解脫,不得清醒。
        直到,黑暗中若隱若無徘徊的低沉呼喚,在她意識清明的一刻,真實的合著熟悉的語氣在她的耳邊落下,一個熟悉到衛婉惡心生恨的氣息,男人的氣息吹落在她的鼻尖。
        還有隱約的一雙大手在她的臉上游移,移動著,噴出的氣味加上似有若無的嘆息,復雜。
        無聲,復雜的低低的嘆息!
        猛然間,衛婉那一秒清明的意識意識到那份熟悉是誰,那一刻,衛婉想要睜開眼。
        她要睜開眼,她要把她的痛苦還到他的身上,那個背叛了她,傷害了她唯一僅的東西的男人,秦天,她什么也不知道,她要報復,她狠不能睜開眼,沖到他面前,狠狠的回以她的痛!
        只是她動不了,在那片刻的清明里,她混身連掙扎也不能,就像一個僵硬的玩具,抬不起一根手指。
        她痛苦得嘶吼,痛苦的怒火,仍然沒有用,徒勞!
        連那一剎的清明也在瞬間迎來黑暗的到來——
        又陷入黑暗。
        意識模糊,無力掙扎。
        這次沒有再沉浮——
        * * *
        又是長長的時間過去,不知道又過了多久,等衛婉終于再次從黑暗里意識清明,這一回,在意識清明的同時,她蘇醒了過來,來不及的松一口氣在一股醫院特有的味道鉆在鼻中后,她緩緩明白了什么,也徹底想起所有。
        想起了之前在黑暗中意識的沉浮。
        想起了那散開的紅色。
        她的寶寶!
        此時,意識完全清明的衛婉腦中全是血,比之前半醒時更痛苦萬倍,鉆心刺骨,眼睫顫動,衛婉陡然睜眼,卻又在一剎那僵住身體。
        死死的握住清醒后能動的顫抖的手,只因耳邊突然的說話聲,是秦天和衛約聲音,含著女人的哭泣,衛約隱約的哭泣,衛婉閉上眼,一滴淚在衛婉緊閉的眼角滑落,緊握住顫抖的手她沉重的放在腹上。
        眼皮壓抑的抖動。
        聲音離得她不遠,卻也不近,聽得分明清楚。
        清楚的讓剛剛清醒的衛婉死咬住唇,死死的。
        她聽到衛約小聲的弱弱聲音,沒有意外的哭訴“姐夫,我不知道姐姐有了,沒想到姐姐竟然也懷孕,那姐姐為什么還要離婚,為什么,還不告訴組夫,姐姐怎么想的?”她聲音疑惑幽幽控訴。
        “不知道。”而衛婉聽到,秦天的聲音像有些疲倦,藏著幾分陰沉和粗啞。
        “那姐夫打算怎么辦?姐姐現在流產了,那,要是姐姐醒了,想必姐姐還是愛姐夫的,不然.....姐夫——”
        “.......”
        “姐夫?”
        “回去休息吧。”
        “那姐夫呢?姐姐呢,姐夫打算怎么辦?”
        “我等她醒來,你先回去吧。”
        “不,姐夫,你不回去,我也不回去,我陪姐夫,也等姐姐,想必姐姐一定恨死我了,要不是我,要不是我,姐姐的孩子也不會掉,也不會....姐姐一定不會再原諒我了,我。”
        “不關你的是。”秦天的聲音不知為何忽然更啞了一分,低冷一分。
        “不是的,姐夫,是我,要不是我拉著姐姐......”
        “別想太多,你的身體受不了,聽話,先回去。”
        “姐夫,不要,我要等姐姐醒來,我要求她原諒.....”
        ......
        耳邊,衛約聲音脆弱的哀求著秦天,自責著哭泣著,秦天安撫著。
        流產——
        哈哈......她果然什么也沒有,連寶寶也失去了,衛婉一陣心涼心痛,不,她的心早就涼了,是恨,她驟然又睜開了眼,沒有再死死的壓制。
        她也看到了幾步遠的門口那正哭泣安慰的狗男女,緊咬著唇角,狠狠的睜著眼,隨后對上聽到動靜轉過頭來的一雙哭著發紅一雙深黑的眸子。
        “滾——”下一瞬,一個滾字自衛婉的口中揚長——
        生生的冰冷的吐出。
        直砸向望過來的惡心,恨得看也不想再看一眼的兩人。
        如果說最初的背叛是挖了她一半的心,親人和愛人的雙重背叛則是空掉的碎裂,親情的冷漠,冰凍了她余下的一半心的話。
        那么寶寶的離開,便是碎掉最后的心,壓倒了衛婉心中最后一根稻草!
        他們憑什么?
        憑什么一再的傷害她,他們以為她是神嗎,不會痛?把她的一再退讓當成理所當然,她也會恨,也會瘋狂!
        “姐姐——”“衛婉,別激動,你醒了?”一會,回神,兩個聲音同時響起,一個當然是衛約,一個是林蘇,一直守在一邊的她,聽到衛婉的聲音,馬上就反應過來,喜極的問過她后,立馬擋在她床前,也冰冷厭惡的對著衛約他們。
        “沒聽到嗎,出去,我們衛婉不想見到你。”看到衛約竟想沖過來,林蘇立刻喝道,讓衛約腳步一頓,只沒想到,‘啪——’一聲,她竟跪到了衛婉的床前“姐姐,你恨我吧,罵我吧,我......”
        “滾出去——”不待衛約把話說完,也惡心再聽,衛婉冰冷厭惡的再次開口,一臉的恨意。
        直如刀插向怔住的衛約和秦天。
        “姐姐——”
        “夠了——”誰知,衛婉醒后就沒有開口的秦天居然一臉不耐的倏然插了進來,而且還一臉理直氣壯的望著衛婉“鬧夠了沒?”
        眼神依舊復雜。
        只是他的話一落下。
        “鬧夠?呵呵,你該問一下你的小約才是,到底是誰在鬧,秦天,你有沒有搞錯,沒有長眼晴嗎,請問我鬧了嗎?說話前請想好,我只是惡心厭惡不想見到你們而已,不可以?還有,秦天,明天,我會派人去公司接收我該得的。”
        本書由首發,請勿轉載!
        ,
        www.dpepnw.live無彈窗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大乐透5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