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柯南之所謂記者不好當》-> 第兩百七十九章 幽靈網吧事件(十一)
第兩百七十九章 幽靈網吧事件(十一) 作者:蔬菜饅頭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10-11
  •     從這個角度來澄清小太妹的清白,黑澤銀不太贊同,因為假如小太妹是兇手,她完全可以刺殺完紫發男再跑到前面去,那樣耳釘男的說法就不成立了。

        當然,從其他角度來說,黑澤銀是贊同耳釘男的

        “其實我不覺得我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人是兇手。”耳釘男道,“兇手可是從背后刺殺了XX(紫發男),那種程度的傷口一定會造成血液噴濺吧,但是我們身上都沒有血,距離最近的XX(小太妹)身上也沒有。”

        “不是,有其他的辦法可以不沾血殺人,XX(高跟鞋女孩)也是考慮到了這一點……”

        耳釘男無視黑澤銀繼續喋喋不休挨個兒把在場的人排除了嫌疑。

        黑澤銀閉嘴了,真是的,他和設計好的全息投影較什么勁兒啊,反正面前這家伙又聽不見。

        “再說了,在黑暗中視物并且一擊必殺也不是惡魔這群普通高中生能做到的你說是吧?”抖了抖東西上面的水,耳釘男拿出紙巾扶著它擦了擦,然后把紙巾丟到垃圾桶里,“我同樣也不相信鬼怪會用這么lo

        他走到不遠處的洗手臺,視線在臺面上晃了一圈之后,只看到臺上停留著一個圓圈,沒找到自己要找的東西,撇撇嘴,彎下身子去用清水沖洗自己的手。

        黑澤銀的目光落在圓圈上。

        “你也來洗一洗手。”耳釘男讓黑澤銀過去,“別在那邊折騰了,也不知道哪個家伙把洗手液給拿走了,不知道那是公共用品啊?”

        圓圈是因為上頭的洗手液被拿走下面又積累了一層灰塵才造成的。

        黑澤銀接受了耳釘男的邀請,在洗手前還試探了一下他可以看見水的地方,觸感跟空氣差不多,所以耳釘男洗手的畫面是假的。沒多想,把水龍頭打開接水隨便搓了搓手就準備過去,然而很快黑澤銀就注意到出水口的不對勁。

        那里面好像有什么東西。

        “哎,誰把洗手液放這地方堵著了。”耳釘男撩起袖子走了上來,“讓開我把它拿出來……切,果然只有一個頭,誰在惡作劇啊?”堵塞出水口的東西唄取走,出水口更是通暢,略有潔癖的耳釘男又開始拿紙巾擦手:“我說,你有沒有聞到……呃啊!”

        耳釘男的瞳孔忽然放大,捂著脖子臉色難看,黑澤銀一愣,伸出的手直接從耳釘男的身上穿了過去,他看著耳釘男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很快沒了氣息。

        “發生了什么事XX(耳釘男)?”

        “啊!XX!”

        被尖叫聲吸引的人幾乎在第一時間就沖了過來,本身他們距離這里的距離也不遠,甚至有些人還閑來無事盯著這邊,把耳釘男的突發狀況看得一清二楚,對他的突然死亡更是二丈和尚摸不著頭腦。

        是的,死亡。

        高跟鞋女孩的手從耳釘男的鼻子下面移動開來,無能為力得搖了搖頭,周圍人頓時都是一陣悲慟。

        “怎么會……”

        “XX也死了!我、我受不了了,警察為什么還不來,我要出去!”

        那個體型和黑澤銀很像的人看著地上的尸體,臉上的表情崩潰,直接捂著腦袋尖銳地叫出聲來,整個人發了瘋似的就要往外面沖出去。

        其他人阻止不及,也沒心情阻止了,因為大廳里再次響起了他們不久前曾經聽過的聲音。那悅耳的聲音聽在眾人的耳朵里卻不覺得舒服,反而帶來了無邊的恐懼。

        “都留下來陪我吧——”

        “我親愛的祭品們。”

        “嘻嘻嘻嘻……”

        整個網吧再一次陷入了黑暗。

        替身男尖銳的嗓音戛然而止,然后是什么東西噗通倒地的聲音,黑暗之中所有人都慌了,各種聲音在同一時刻炸開,恐懼像是驅趕不散的陰霾籠罩在這群人的心頭,后來越發清晰的倒地聲音和越發減少的叫喊聲,逐步將最后一個清醒的人逼上了絕境。

        到了最后的時刻,萬籟俱寂,網吧里輕微的腳步聲顯得刺耳起來。

        接著是拖拉重物的聲音。

        黑澤銀睜著眼睛看著空無一人的網吧,面無表情看著被全息投影放出來的妖魔鬼怪,內心毫無波動,甚至還有點想要笑。

        全是些障眼法,給人一種虛假的東西,怎么可能嚇得到人。

        尖叫聲忽然拔高。

        黑澤銀愣了一下,覺得這聲音有些過分接近現實,沒有全系模擬播放出來的聲音給予人一種距離感。

        還沒來得及反應,背后就一道勁風襲來,黑澤銀下意識回身就對上了青池上二那張臉,看對方閉著眼睛一臉驚恐盲打一氣,黑澤銀默了一下,很快和青池上二交上手,兩分鐘左右就把對方按到地上去了。

        青池還在呱呱亂叫。

        黑澤銀沒忍住出聲罵了一句蠢貨,本來也沒指望青池這貌似五感全部被迷惑的家伙能夠聽見,抬手準備一手刀劈暈對方,然后手就被卡住了。

        “黑、黑澤?”

        人清醒過來了,黑澤銀也沒必要喊打喊殺:“醒了?”

        “不是,黑澤,為什么你長著一張貞子的臉啊!”

        黑澤銀:“……我看你是皮癢了,怎么著,現在還沒有看出來你看見的都是假的嗎?我們都被欺騙了視覺!”

        “可真的很可怕啊……”青池可憐兮兮,忽然想到什么,眼前一亮,把自己的衣服邊緣撕了下來,綁在了自己和黑澤銀手腕上,“要不這樣吧,綁著,綁著就不會認錯人了!”

        黑澤銀瞥了他一眼,不緊不慢嗯了一聲:“那我們行動可得默契點。”

        “那接下來……”

        黑澤銀示意青池安靜,然后認真得聆聽接下來的聲音,等到聲音差不多平息,全息投影再度開啟,黑澤銀可以看到有一個帶著面具的女人點燃了一根蠟燭,慢慢朝著他們兩個走來。

        女人彎下腰,似乎把什么東西遞給他們聞了聞,然后直起了身子,靜靜得看著他們。

        不久,女人喊出了背心男和高跟鞋女孩的名字。

        “這游戲角色扮演還帶更換的。”黑澤銀湊到青池那邊開玩笑。

        “恩,我也沒想到。”

        “也不知道在他們眼里我們誰是女的。”

        “……”青池瞪眼,想說什么卻怕被黑澤銀打。

        黑澤銀看他那蠢樣,忍俊不禁,兩人嘀嘀咕咕了一會兒,全把女人當背景,事實上女人也并沒有計較他們的失禮,畢竟她本身就是按照程序走的,沒有感情。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大乐透5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