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7.不同 作者:月兒在林間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10-10
  •     顧一刀是第二天早上回的家,聽到顧晨夕的死訊后,當場倒了下去。

        顧一刀中風了,雖說搶救及時,被救回了一條命。可惜,顧一刀的右手卻不受大腦控制,時不時會抖一抖。

        大名鼎鼎的“大國手”顧一刀,再也不能拿手術刀了。

        顧奶奶也病了,在床上躺了一個多月,身體才好了一些。

        三個月后,等顧一刀病情稍好,顧家一家子搬離了京都市這個傷心地。

        在唐明峰的有生之年,顧家人都沒有再回過京都市。

        唐明峰有些心驚。

        假如出現在他腦海里的這些記憶,真的就是他的前世?那豈不是說,顧晨夕的生命,只剩下兩個多月的時間了?該怎么辦······才能讓顧晨夕逃過這一劫呢?

        唐明峰緊皺眉頭,焦急地在房里踱起了方步。

        突然,唐明峰站住了身子。

        不,不對!

        這輩子很多事,都和他記憶中的有所不同。

        就拿唐明峰這會兒再六合鎮上學這件事來說吧!

        記憶中,唐明峰根本沒有來六合鎮上學這回事。

        上輩子,唐明峰被陳秋葉陷害,被唐云山不分青紅皂白鞭打了一頓,又被餓了兩天。

        唐明峰傷口發炎,發著高燒。又餓又累的唐明峰沒有人理會,只好強撐著病體,從床上爬起來,準備去廚房里找點吃的。

        結果,唐明峰體力不支,剛走出房門,就暈過去了。

        等三個小時后,唐云山他們回家,發現暈倒在地上的唐明峰時,唐明峰已經全身燒成了火炭一般。

        要不是唐云山還顧念著一點微薄的父子之情,把唐明峰送到了醫院搶救,唐明峰差點就喪了命。

        唐明峰大病了一場,病好后,已經一個多月過去了。

        唐明峰生病期間,陳秋葉故意不幫唐明峰請假,老師打電話到唐明峰家,也被陳秋葉以“孩子頑劣,不知去向”這句話搪塞過去了。

        病好后的唐明峰,回學校上學,卻被告知:他曠課時間太久,已經被學校開除了。

        唐明峰恨死了唐云山和陳秋葉。

        被開除的學生,沒有了學籍,就算別的學校愿意接收,高中畢業后,也沒有考大學的資格。檔案上還會被記上濃重的一筆。

        唐志遠找校長說明了情況后,開除的決定撤銷了,不過,校長說了,建議唐明峰轉到別的學校去上學,要不然,他這個當校長的出爾反爾,以后的工作不好做。

        唐志遠打算送唐明峰去外地上學。唐明峰心中憋著一口氣,拒絕了唐志遠的好意。唐明峰不想再上學,他要自食其力,離唐云山夫妻倆遠遠的。

        在唐志遠的幫助下,唐明峰去了部隊當兵。

        在部隊里,唐明峰拼命訓練,臟活累活搶著干,危險的任務搶著做。

        在二十歲那年,唐明峰終于升職成了干部,獲得了留在部隊里的資格。

        再接著,唐明峰被選拔進了“孤狼小分隊”,先是隊員,再一步一步地做上了隊長。唐明峰率領的“孤狼小分隊”,在唐明峰死之前,立下了赫赫功勛。

        唐明峰努力回想了一下,他的生活軌跡,到底從哪兒開始,和前世有了不同之處?

        對了,番茄!

        所有的不同,來自于一只憑空出現的番茄。

        唐明峰被毒打后,發著燒趴在床。靠著一只憑空出現在手中的番茄,唐明峰補充了體力,不但沒暈倒,還帶著錢出門

        接著,唐明峰沒有回家,而是去找了小叔爺唐志遠。

        唐志遠見了唐明峰背上的傷口,收留了唐明峰。在唐志遠的幫助下,唐明峰離開了那個沒有半點親情味的家,跟著唐志遠生活。

        唐志遠工作調動后,唐明峰沒有留在京都市上學,選擇了來六合鎮繼續上高中。

        顧晨夕也是。

        顧晨夕的生活軌跡,也隨著唐明峰的變化,發生了變化。

        上輩子的顧晨夕,一輩子都沒有離開過京都市。

        這輩子,因為唐明峰來了六合鎮上學,顧晨夕也跟著來了六合鎮。

        六合鎮和京都市相隔上千公里。如果沒什么特殊原因,顧晨夕在放寒假之前,根本不可能回京都市。

        顧晨夕人都不在京都市,總不會再次被人騙到京都市中心醫院門口殺死了吧?

        想到這里,唐明峰精神一振,眼神里迸發出奪目的光彩。

        大鵬縣,政府招待所。

        一大早,徐美云和黃麗瓊就起了床。

        不是她們不想睡懶覺,實在是肚子太餓了,說不著。

        “奶奶,我好餓。”黃麗瓊捂著餓的“咕咕叫”的肚子,眼淚汪汪地看著徐美云。

        黃麗瓊還是第一次嘗到挨餓的滋味。以往在家的時候,黃家隨處都有能填飽肚子的零食。

        “餓了喝點水。”徐美云淡淡地說了一句。

        徐美云也餓了。可是,她是大人,就算肚子餓的前心貼后背,她也沒地方訴苦啊!

        “我不,我不嘛!奶奶您就不能去買點餅干回來吃?”黃麗瓊的臉垮了下來。

        “餅干?哼~!”徐美云撇了撇嘴,不想繼續說話。

        徐美云手里要是有錢的話,她怎么可能會讓自己挨餓?

        餓了?餓了還不是小瓊她自找的?要不是小瓊非要擦干凈椅子,不肯坐下來,她們祖孫倆也不會被大巴車拋棄,更不會淪落到現在要靠人“施舍”才能吃上飯的境地了。

        想到這里,徐美云看著黃麗瓊的目光中露出了一絲嫌棄。

        “要不······饅頭也行。”黃麗瓊感覺到了徐美云身上散發出的戾氣,心中一驚。

        她家奶奶可不是好惹的,算了算了,沒有餅干,饅頭她也能將就著啃兩個。

        “行李和錢都在車上,還餅干饅頭呢?你干脆咬你自己的肉吃得了。”徐美云忍不住怒罵出聲。

        徐美云心里煩啊!

        想起昨晚發生的一切,徐美云到現在都回不過神來。

        大巴車帶著徐美云的行李,絕塵而去后,徐美云的口袋里空空如也,只好帶著黃麗瓊去縣政府找郝向陽。

        結果呢?

        大鵬縣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

        徐美云祖孫倆沒錢雇車,只好靠著雙腿,走了快一小時,才找到了大鵬縣縣政府。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大乐透5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