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繡華》-> 第八百一十三章休(月票+)
第八百一十三章休(月票+) 作者:玲瓏秀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10-09
  •     程可佳想一想便笑了起來,說:“我這也是太過擔心了一些,大哥哥和大嫂從來都是能夠穩得住的人,那用得著我在一旁瞎操心。”

        程可佳聽到好消息,她面上的笑容多了起來,管事婦人瞧著她跟著放松了下來。

        管事婦人心里從來不會認為程可佳會多想,程可佳從小到大就不是那種多事的性子。

        顧佑則這樣的人,他或許不會在外面胡來,可是擋不住別人要往他身上撲。

        顧佑則從外面回來后,他梳洗過后,他瞧著程可佳面上的笑容,他的心里面難得有些忐忑不安起來。

        他瞧著程可佳擔心的問:“娘子,你這般瞧著我,我心里面有些擔心,你有什么想問我的事情?”

        程可佳瞧著顧佑則微微的笑了起來,說:“夫君,你如果有什么話想與我說,我現在還是愿意聽一聽的。”

        顧佑則面上露出些微難色出來,他很快收斂住神情,然而程可佳一直注意著他,自然

        顧佑則瞧著程可佳笑著說:“我有許多話想與娘子說一說,只是娘子如今的情形,我們還是緩一緩吧。”

        程可佳瞧著顧佑則微微的笑了起來,說:“夫君,我好象一直忘記跟你說一樁事情了,你如果想聽,我便跟你說一說。”

        她的話引起顧佑則的好奇心,他笑著說:“娘子,我自然是想聽你說一說。”

        程可佳瞧著顧佑則很有些深意的說:“此一生,我最恨別人把我當成傻子一樣哄騙。”

        顧佑則瞧著程可佳的神情,他的心往下沉一沉,他還是勉強的笑著說:“娘子,你又看了什么閑書,我都與你說過,有些閑事不要看太多了。”

        程可佳笑瞇瞇的瞧著顧佑則說:“夫君,你又不是那樣的人,我和你說一說閑話,你不用當真,那些閑書,閑來無聊的時候,還是值得看一看。

        那些真正的人生百態,我還不曾經歷過,可是誰知道,我將來會不會有那樣荒蕪的經歷。

        我現在看一看閑書,多學一學應對方式,將來面對的時候,我心里至少會有些準備。”

        顧佑則瞧著程可佳面上的神情,他的神情更加得冷峻起來,只是程可佳笑意盈盈的瞧著他,那是分明不會退讓分毫的表現。

        顧佑則在房間里來回走了三個回合后,他打開了房間門,站在不遠處的管事婦人瞧見后,她趕緊行了過來,笑著問:“主子,可是有吩咐?”

        顧佑則瞧一瞧她,吩咐說:“我和你主子說一說話,大哥兒醒來,我們不曾打開房門,你不許任何人靠近房門,明白嗎?”

        管事婦人輕點頭,她的眼里面有喜色,如果顧佑則愿意坦然面對程可佳,那可比她們私下里打聽來得好。

        她低聲說:“主子,你放心,我會親自守在院子里面。”

        顧佑則還是比較放心管事婦人,程家培養出來的人,絕對不會是一般的管事婦人,她分明是來給程可佳當肩膀用的人才。

        顧佑則關上房門,他直接坐在程可佳的對面,問:“娘子,你想問我什么?”

        程可佳笑瞧著他,輕搖頭說:“夫君,我沒有什么想問你的,你要想說,你便說,你如果覺得不能說,你還是能夠象從前一樣不說話。”

        顧佑則瞧著程可佳好半會后,他輕輕搖頭說:“早兩天,那事情的確是不能夠說,如今我不與你說,只怕過兩天,你娘家那邊也會送消息給你聽。”

        程可佳面色微微的變了變,微微冷聲說:“顧佑則,你在外面招惹了女人?”

        顧佑則瞧著程可佳面上的神情,他的心里頭暗暗有些歡喜,然而在表面上,他還是保持鎮靜的神情,他輕搖頭說:“程可佳,我從來不會在外面招惹女人。”

        程可佳提起來的心,她緩緩的安放下去,她瞧著顧佑則說:“那你想與我說什么?”

        顧佑則瞧著程可佳輕嘆半聲,說:“我是沒有直面招惹了女人,可是我們這一次出任務的時候,還是因為救人而招惹了甩不掉的女人。”

        程可佳皺眉頭瞧著顧佑則質疑說:“你從前跟我說過,你們在外面行事,一向都會避著招惹那些不相干的事情?”

        顧佑則輕嘆著點了點頭說:“是啊,我們的確是這樣的做的,可是誰能夠想得到,那婦人會打扮成男人。

        還好我手下的人,他們下手的時候行事謹慎,遇事比較顧忌一些,這樣才沒有讓事情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程可佳抬眼瞧著顧佑則低聲說:“那你這些日子煩什么?是不是那婦人的身份不一般?”

        顧佑則瞧著程可佳輕輕的點了點頭,說:“是啊,我們誰都不會想到,他們只是隨手解救落難的行人,竟然會拾起一顆皇家宗室遺珠。”

        程可佳瞧著顧佑則面上的神情,她又仔細的想一想都城這些年下來,她思來想去,她抬眼瞧著顧佑則說:“則哥兒,我想不起皇家宗室發生過丟失女兒的事情。”

        顧佑則沉默不語,程可佳仔細的想了又想,她一下子瞪大眼睛瞧著顧佑則低聲說:“那婦人的年紀不少了,而且她生母的身份上不了臺面,對嗎?”

        顧佑則瞧著程可佳微微的笑了笑,他輕輕的點頭說:“我許你再多猜一猜。”

        程可佳瞧著顧佑則面上的神情,那是什么來歷的人,能夠讓顧佑則這樣家世的人,都覺得有些棘手,那位宗室的地位只怕不會太低。

        都城里生活的宗室一只手都能夠數得清楚,而且他們的名聲都相當不錯,他們當中除非有人遠游,在外面惹下了粉紅的事情。

        程可佳思來想去,她輕輕的搖頭后,她瞧著顧佑則說:“既然是婦人,那是不是失婚的婦人?在走投無路的時候,她想著來尋親父做主要一個說法?”

        顧佑則輕嘆一聲,說:“不中不遠也,也差不了太多了,你別往下再猜了。只要是牽涉皇家的事情,都不是我們這些人可以隨便置疑的事情。”

        程可佳瞧著顧佑則微微皺眉頭說:“那婦人難道想把她終身甩鍋給你嗎?”

        程可佳是非常不高興的瞧著顧佑則,他要敢點頭,程可佳就敢動休夫的心思。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大乐透5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