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法武封圣》-> 第1499章 初次重逢
第1499章 初次重逢 作者:折白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10-09
  •     “控制你的情緒,別一直盯著

        他和少典鸞坐在酒樓包間里,有對著大街的窗戶,少典鸞坐的地方可以看到大街,街上有一小隊人馬經過,坐在馬背上的正是少典封。

        少典鸞低下頭,目光從弟弟的身上收回,輕聲說道:“他高了,胖了,比以前要黑一點。”

        “他正是長個子的時候,我看過兩年就跟你差不多高啦,從騎馬的姿勢來看,應該接受過騎士訓練,沒有我們想象的糟。”丁馗沒有放出精神力,僅用雙眼來觀察少典封。

        少典封板著臉騎在馬上,今天心情不太好,攝政親王又下達限制令,不允許他接近城門和魔法總會,還增派一批侍衛來監視他,很明顯是害怕他逃往別處。

        按理說攝政親王沒有權力限制一位王子的自由,不過少典鸞自任監國,丁馗起兵攻掠州郡,倒是給了少典時借口。

        前方忽然喧鬧起來,街上路人慌忙四散,有婦人抱著小孩走太急,跌倒在路邊,周圍竟沒有人去扶她。

        更多的人則擠到路邊墻腳或店鋪門前,相互之間并沒有抱怨。

        經常來這邊走動的少典封感覺奇怪,挺直腰,伸長脖子,向前張望。

        只見二三十名騎士簇擁著一輛馬車,從遠處迎面疾馳而來,其速度之快在都城里比較罕見。

        鎮京城里人多,街道比較擁擠,在外行走的高官車駕有不少,指不定會碰上誰,因此馬車的行駛速度不會太快,除非極特殊的情況需要趕時間。

        “讓開!讓開!別擋統帥大人的路!”兩名騎士凌空揮舞馬鞭開路。

        兩名侍衛從后越過少典封,一左一右擋在前方,首先防止對方的車馬沖撞到這位曾經的國王。

        “前方何人?王子在此,小心沖撞!”一名侍衛大聲叫道。

        “誰的車駕如此魯莽?”少典鸞頗為不悅。

        “軍令部統帥,難怪,是少典繼,少典時一脈居然敢看不起嫡系了。”丁馗一眼就認出馬車上的徽記。

        他在南丘郡城的專用馬車就有同樣的徽記。

        那隊車馬的速度并沒有變化,開路騎士囂張地喊道:“瞎了眼嗎?也不看看是誰的車駕,退到邊上去!”

        一輛拉貨的板車躲避不及,開路騎士甩鞭卷住車輪,用力回抽,便將板車掀翻到路旁。

        少典封的侍衛這才看清楚車馬的旗號,頓時沒了脾氣,拉著少典封的馬默默地拉向街邊。

        “怎么?”少典封夾住馬肚,不讓馬走動,但侍衛用力一扯,還是把他連人帶馬拽到路邊。

        他的臉上泛起血色,嘴唇動了動,但最后強忍下來,沒說什么。

        “少典繼竟然如此放肆!”少典鸞怒了,對面丁馗能感受到身邊的溫度在上升。

        軍令部統帥的車隊呼嘯而來,在經過少典封時,車上的窗簾動了動,眼尖的丁馗看到一張嫩白的臉。

        “嗯?不是少典繼。”丁馗有點意外。

        少典鸞問:“什么?你認識少典繼?”在她的印象中丁馗應該沒見過少典繼。

        “不認識,車上只有一個人,而且看起來就二三十歲左右,不可能是少典繼。”丁馗至少能確認目標的年紀。

        “二三十歲的人,會不會是少典銅?”長公主忽然想起一個傳說中的人物。

        “少典銅我就不認識了。卻是有這個可能,那小白臉的模樣還不錯。”丁馗腦海中冒出一些齷蹉的念頭。

        當然,有些話不能明說,事關先王少典丹和太妃南宮茹的名聲,少典鸞肯定會介意。

        “揍扁他!”少典鸞霍得站起來。如果是少典繼她還會給點面子,對小輩則不用客氣了,別人可以欺負她但絕不能欺負她弟弟。

        丁馗馬上站起來擋住,反手關上窗,道:“別亂來,先不說我們的處境,能坐少典繼車駕的人怎會沒有高手護衛?我若動手,那少典時就有借口對我出手,倒頭來吃虧的是我們。”

        少典銅不可怕,他老子少典繼也不可怕,可他爺爺則不好惹,即便姜統也多半不是少典時的對手。

        “就這么讓他們欺負我弟弟?”少典鸞氣鼓鼓地坐下,怒火并沒有沖昏她頭腦,現在動手未必能討好。

        “當然不能。”丁馗端起杯子碰了碰下巴,“只是未必要用粗暴的手段,我們可是上等貴族,得選擇體面的方式報復,不能給封弟惹來麻煩,這件事過兩天再說。”

        他要先搞清楚車上的人是誰,都城里最不好對付的就是少典時的家人。

        “咦?弟弟呢?都是你,擋住我,看不到他去哪里了。”少典鸞再次望向窗外,卻看不到少典封的身影。

        “他往兒童樂園的方向去了。”丁馗的精神力一直有關注少典封。

        長公主站起來,看看自己的駙馬又坐下,問:“我們不跟著去嗎?”

        “兒童樂園是我的產業,那邊肯定布滿密探,我們過去就是自投羅網,今天你已經見了他一面,情況比我們想象的要好,現在你需要一點耐心,接下來我們另找機會吧。”

        今天出來沒有多做安排,出于謹慎丁馗勸住妻子,他們要確保在安全的情況下接觸少典封。

        “哼,好什么好呀,人家都踩到臉上來了。”少典鸞依然惦記著剛才那一幕,以前她在鎮京城的時候沒見過弟弟受如此委屈。

        當然,這些年跟著丁馗更是沒人欺負她,遇到這樣的情況很難忍。

        看著被自己慣壞的老婆,丁馗哭笑不得,只好說:“總有一天我會讓你,不!讓封弟踩他的臉。”

        既然慣出來了就繼續慣著,男人嘛,就得寵自家婆娘。

        “噢,走吧,還有衣服沒洗。”少典鸞想起不得不面對的生活瑣事。

        丁馗摸著妻子的手,一臉心疼地說:“先不急,待會兒還要見一個人,衣服可以到街上買幾件新的,臟的不洗就扔了吧。”

        少典鸞笑嘻嘻地問:“不多買一些嗎?”

        “以免別人注意一次少買點,多買幾次就成。”

        “待會要見誰?”

        “看見你就知道。”

        “……”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大乐透5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