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玉佩往事 作者:安之汐兮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10-09
  •     “主,我

        高發單膝跪于陸洵元身前,垂下眸子,恭恭敬敬的稟報著。

        陸洵元卻是聽到這個消息后,手里的玉盒差點被捏碎。

        淳佳的玉佩出現了,是不是就可以找到淳佳了,是不是就可以見到闊別多年的女兒。

        “快些去查明玉佩持有者的身份,若是和淳佳有關,就留下,若是沒有就好好詢問玉佩是何處來的。”

        陸洵元說完,頓了頓,嘆了一口氣,擺了擺手。

        “算了,還是我自個兒去。”

        陸洵元說完,就要去獵場的外圍。

        “主,不若還是等我和冷荷查明了玉佩持有者的身份,您再去看看。”

        高發見陸洵元如此,自是要好好的把陸洵元攔下,若是不攔下,主子親自去查,若是查明了玉佩持有者和小姐無關,怕是要大發雷霆。

        “還不快去?”

        陸洵元聽后,算是同意了。

        高發領了命,快速的去了。

        ……

        穆俊離開大樹后,騎著小馬駒遇上了一只兔子,一箭射中兔子的肚子,下了小馬駒,就著在兔子肚子上的箭,把兔子提了起來。

        “穆俊,居然是你,明明這只兔子我都快要瞄準了。”

        姜毅從穆俊面前的一棵大樹后出來,嘴里說著話兒,手里拿著弓箭,看向穆俊。

        “我先射到的。”

        穆俊說完,不在理會姜毅,拿起兔子就往自己的小馬駒那兒走去。

        “穆俊,你等等我,我的小馬駒跑丟了,我要和你一塊兒回去。”

        姜毅見穆俊如此,收起弓箭,快步的就要追上穆俊。

        “你的跑丟了就走出去就好,小馬駒是學院養的,想來會跑到畜牧房,小馬駒跑不丟。”

        穆俊說完,跨上了小馬駒,一夾小馬駒的馬腹,小馬駒就向前跑去。

        “唉,穆俊你等等我,你這人怎么這么冷。”

        姜毅說著,快步的跟上穆俊的小馬駒,穆俊口里吐出一句“吁。”

        小馬駒緩緩停下,姜毅順勢跨上小馬駒,“就知道你會等我的。”

        姜毅說完,不由得想起才剛入鹿山學院之時,穆俊這人可冷了,沒想到是一個面冷心熱的,自己這才賴上了他。

        “話多。”

        穆俊說完,騎著小馬駒,向著外邊跑去,獵物打一個就夠了,不用太多。

        ……

        到了獵場外,已經有一些膽兒小的學子在等著了,膽兒小的學子手里什么都沒有拿著。

        “多謝了,穆俊。”

        姜毅說完,在獵場外的人和小馬駒里,找到了自己的那一匹頑皮的小馬駒。

        姜毅可以認出小馬駒是因為他的小馬駒的頭上有一簇紅毛,在全黑的馬身的襯托下,那簇紅毛像極了黑土地上的火苗,也便以了姜毅認出馬兒。

        “不謝。”

        穆俊說完,從身上背著的包裹里拿出一本小冊子看著,上邊有很多夫子在講義時穆俊自己記錄下來的。

        姐姐說過在鹿山學院要好生學,穆俊一直將此話銘記于心,實踐于行。

        ……

        “主子,看冊子的那個就是拿著玉佩的人。”

        高發和陸洵元在畜牧房旁看著靠在樹下細細的看書的穆俊,穆俊倒是看冊子入神,有二人也看穆俊入神。

        “倒是個好學的少年郎。”

        陸洵元說完,摸了摸近日蓄上的胡子,六十一歲了,該是蓄上胡子的時候了。

        “屬下覺著此人會是小姐的后人,此人面上與小姐有三分相似,屬下可以去此人的家鄉看看,打聽打聽此人的母親和家世,再來找此人。”

        高發可是好好的盯著穆俊看了看,這才敢下了和陸淳佳有五分相似的面容的說法。

        “這世間長得像的人多了,去看看也好,若真是我淳佳的后人,就把他認回來,這陸家怕后繼無人,若不是就花些銀子把玉佩贖回來,留著個念想也不錯。”

        陸洵元說完,身后的高發點了點頭。

        “是,屬下這就去辦。”

        高發說完,陸洵元擺了擺手,算是讓高發去辦了。

        ……

        夕陽西下,去了獵場里的人都平安的出來了,帶頭狩獵的夫子心下松了一口氣。

        “今日你們打的獵物都送去后廚,算是給你們加餐了。”

        夫子一說完,學子里就有一人有異議了。

        “夫子,我打了十只獵物,不知我可否拿走一只。”

        那人是京都有名的武將***的老來子趙英豪,在一眾學子里課業不太出眾,但騎射是沒的說的,十二歲的年紀已經百步穿楊,若不是還有課業,年紀尚小,怕是依趙家家風該上陣殺敵了。

        “你打得多,若是大家無異議,你便可以拿走一只。”

        夫子說完,眾學子都道了無異議,趙英豪這才從自己打到的獵物中拿了一只最瘦小的出來。

        “夫子,就這只就好。”

        趙英豪取獵物,倒也大方,那獵物堆在了一起,其余打到獵物的學子紛紛模仿,把獵物堆到了趙英豪的獵物之上。

        “把小馬駒交給畜牧房的人,你們今兒就回去了,明日一早都到后廚憑令牌領上一碗肉。”

        夫子說完,率先把自己的高頭駿馬牽到了畜牧房的人手里。

        隨后看著學子把小馬駒一一牽到了畜牧房的人身后。

        “都散了。”

        夫子見小馬駒全部到了畜牧房的人手里,這才擺了擺手,吩咐眾人散了。

        “穆俊,咱們去把獵物烤了。”

        趙英豪提著獵物到了穆俊的身邊,趙英豪一直看得上穆俊,是因為穆俊在課業上可以教上趙英豪一些,因此趙英豪和穆俊也就交好了。

        “去哪兒?”

        穆俊淡淡開口,半年的鹿山學院學習,穆俊沉穩了不少,穆辰不在,穆俊更是像一個小大人一樣了。

        “我知道一個夫子平日里不會去的地兒,咱們快些去,我領路。”

        趙英豪說著,就走在了前面,不遠處的姜毅見此,大呼“你們等等我,我也去。”

        姜毅的身份比起趙英豪父親是將軍來說,也不低,姜毅的父親是一個二品大員。

        “還不快點。”

        趙英豪習武,耳聰目明的,自然聽見姜毅的呼聲了,平日里趙英豪和姜毅有些交情,姜毅要去,趙英豪自然是同意的。

        三人很快到了鹿山學院里一處雜草叢生的草地上,草地四周都是被灌木圍上的,看起來倒是一個不錯的地方。

        “就是這兒了,還是我大哥和我說的,前些日子才找到這里。”

        趙英豪說完,把草地上的草打平一片,坐了下來。

        穆俊在草地上轉了轉,找到了一個燒火的坑。

        姜毅看了看二人,掏出了火折子,在四周找了些柴火,開始在燒火的坑里把火燒了起來。

        趙英豪見此,把手里提著的兔子開膛破肚,扒了皮,找不到水,也就沒有洗了,不過拔了皮也差不多了。

        拿起一根柴火,野兔被趙英豪穿在了柴火上,火上的煙還有些大,穆俊接過了趙英豪手里的野兔。

        待火上的煙少了些,穆俊拿著野兔烤了起來。

        三人分工明確,野兔很快就烤好了。

        “穆俊,你這手藝若是將來讀不好書,可以去烤些東西拿在書院門口賣,我一定會買的。”

        姜毅手里拿著一個兔腿,一邊咬著,一邊說得含糊不清。

        “吃的都堵不上你的嘴,好好吃東西,若是穆俊有朝一日在這書院讀不下去了,我會將穆俊引見給我的父親,讓穆俊在軍中做文書。”

        趙英豪說著,還笑了起來,倒不是說穆俊今后會到自己軍中,而是在為自己想到的主意感到高興。

        “都不用二位幫忙了,若是我有朝一日讀不了書,我會去給姐姐當藥童,為姐姐寫一些藥方即可。”

        穆俊說完,把手里的兔排咬了一口。

        “你姐姐是做些什么的?”

        姜毅問了起來,這穆俊這么聰明,若是想要把穆俊收入盔下,想來父親會夸贊自己的。

        “我姐姐在神醫閣學習醫術。”

        穆俊說完,不由得愣了愣,已經大半年沒有姐姐的消息了,姐姐讓自己在鹿山學院學三年,是不是自己和姐姐就要分隔三年。

        “神醫閣,那可是天下醫術集結的地兒,武功秘籍也不少,當個外門弟子都是要千挑百選的,說起來是除了無明閣最難進去的地兒了。”

        趙英豪當下說出了對神醫閣的了解,倒是讓穆俊長了見識。

        “若是我要進神醫閣做藥童,那想來很不易。”

        穆俊說著,手里的兔排拿得緊了些。

        “神醫閣是一個沒有藥童的地兒,除了神醫閣的人,別的人都是對神醫閣了解甚少,我也是聽我爹爹說神醫閣,我才知道一丁點兒消息。”

        趙英豪說完,頗有些自豪。

        “穆俊,你姐姐在神醫閣出來后必然會讓好些人嫉妒的,神醫閣的女弟子不多,男弟子倒是多,不過大多是放蕩不羈愛自由的人,因此在太醫院任職的人都是極少的,若是你姐姐出了神醫閣,可以去開一間醫館,這樣就不枉在神醫閣學了幾載。”

        姜毅說著,不由得想起了自家有一個旁支在神醫閣里當外門弟子,那一家人的父母被主家任用,算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了。

        “多謝,若是我姐姐來鹿山學院找我,我必然會和阿姐說的,咱們還是快些把這野兔吃完,會去看書為好。”

        穆俊說完,不在理會眾人,拿緊手里兔排開始啃了起來。

        “也對。”

        姜毅說完,啃著手里的兔腿。

        ……

        月明星稀,丞相府書房的蠟燭依舊亮著。

        “主,快些歇息了。”

        高發抬頭看了看在案前對著一副畫看著的陸洵元,不由得出言提示,這都是子時了,天色已晚,好不見主人歇息,高發自是憂心的。

        “你先下去。”

        陸洵元說完,高發不得不下去了。

        “淳佳,你是在怨爹爹的,是不是,為何已經二十年了,還是不回來。”

        陸洵元說著,伸手摸了摸畫像上絕美的妙齡少女,妙齡少女嘴角含笑,手里繡著花。

        “當年若不是爹爹的仇家,咱們父女也不會分離二十余載,今日仇家早已除去,你娘憂你成疾,早早地去了,也不知何時我也撐不住。”

        陸洵元說完,頓了頓,又道:

        “淳佳,爹爹今日聽屬下說看見了你當年的貼身玉佩,爹爹都不敢相信,帶著貼身玉佩的是一個差不多十歲的孩子,若是你在,早已成親生子,怕是孩子也像那孩子一般的年紀。”

        “爹爹還記得你及笄之時,阿爹把陸家的祖傳玉佩傳給你時,你眉眼含笑,看著爹爹,爹爹的心兒都軟了。”

        陸洵元說著,端起案上的酒杯來,喝了一口杯中的薄酒,潤了潤唇后,接著道:

        “淳佳,若是那孩子是你的后人,爹爹我一定要把他認回來,做我陸家的孩子,好好的教那孩子,讓那孩子為國效力,了了你身不得男兒列,心卻比男兒烈上陣殺敵的夢。”

        陸洵元說完,眼里流下一行清淚,二十載,父女分別二十載了,一生還幾個二十載。

        ……

        七日后,高發和冷荷到了離穆家村最近的鎮上,半月有余的路,高發和冷荷日夜兼程愣是把時間縮短了一半。

        “冷荷,你說一說小姐若此地是小姐當年流落的地兒,那那個孩子會不會是小姐的后人,那日我觀那孩子和小姐可是有五分像的。”

        高發騎在一匹馬兒上,看著一旁騎在另一匹棗紅馬兒身上的冷若冰霜的冷荷。

        “聒噪。”

        冷荷說完,不待高發接著說些什么,一夾馬腹,向著鎮上最好的酒樓歸客居騎去。

        “哎,這冷荷何時才會話多一些。”

        高發說完,騎著馬兒快步的追上冷荷,他可不想和冷荷分開。

        “給我來兩間上等房。”

        冷荷到了歸客居的掌柜面前,把一個十兩的銀甸子放在了掌柜的面前。

        掌柜抬起頭來,迅速的給冷荷把上等房安排好了。

        “姑娘,這是上等房的鑰匙,您那好。”

        掌柜收銀子,給了冷荷兩把鑰匙,這才伸手招了一個小二過來,讓小二把冷荷帶到上等房。

        “冷荷,你跑的太快了些。”

        高發從門外進來,見冷荷手里有兩把鑰匙,立刻過去拿了一把在手里。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大乐透5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