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傳奇愛戀戀戀不舍》-> 第204章:王后的身孕,會是假的嗎?
第204章:王后的身孕,會是假的嗎? 作者:風.小小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10-11
  •     見云映回來,卻是苦著一張臉的。

        “怎么,沒找到嗎?”孫夢問她。

        云映搖搖頭,臉上寫滿了慌張和驚嚇。

        孫夢拉她坐下跟前:“是遇到什么事了嗎?如果著實找不到,我明天再去找一找,只是這樣的話,只能推遲些走了。”

        “不,我們得趕緊走。”云映拿出布袋遞給她,孫夢欣喜的叫了起來:“你也真是的,多大人了,找到了還一副這樣的神情,表演的真真的,你是想逗我笑還是想逗我哭呢,明知道這東西對我寶貴的很。”

        她以為云映一定是在逗她玩兒。

        “小姐,你猜我

        “那也不至于讓你嚇成這樣,她的惡毒我們又不是不知道,再惡毒又如何?反正明天一早我們就要走,她想搜尋罪證嫁禍過來也找不到人了,怕她做甚。”孫夢道。

        云映似在沉默,表情里仍然驚魂未定的樣子,摸了摸她的額頭,孫夢安慰說:“云映,你是路上受到驚嚇了嗎?還是碰著什么人了?說了什么話?你不要怕,有我和蘭兒在。”

        她急了:“云映不是害怕,云映是害怕和擔心那君王的安危,總瞧著那朱兒有些不尋常,她分明是一個女孩身,可那身手像極了男人,我怕就怕這又是一個什么陰謀,她定是潛伏在大殿里的一個高人,他日若再造起反來,那王怎么辦?人家在暗處,他在明處,這樣的情形不敢想像,所以心里總是擔心些。”

        “我看那王后一日不除,隱患就不會消除,她和她父親一樣,野心的很,如今她父親已死,她定是恨透了君王,也自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依蘭兒看,我也相信云映姐說的,肯定有陰謀。只是怕如今要治她,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了,她腹中有了王室血脈,她也就握住了尚方寶劍,以那王后的習性,肯定躁動的很,料定了王不敢把她怎么樣。”蘭兒振振有詞。

        孫夢也有些擔心了,可那又如何,想起當下的局面,她內心有些喪氣,只能道:“你們別瞎操心了,都洗洗睡吧,明天可是要趕早的。”

        蘭兒走上前來:“小姐,您說,王后懷孕的事會不會是假的?就算是真的,我怎么那么不相信就是君王的呢,她可是賀健的女兒,那血統里就遺傳著一股奸詐狡猾,怕是.......。”

        “蘭兒,你話太多了,快洗洗去。”云映總是察言觀色些,見孫夢不悅,便攔了蘭兒。

        “假的?你瞧那肚子能裝的了嗎?依我看,她不會愚蠢到要拿自己的腦袋說事,她很清楚,欺君之罪可是要掉腦袋的,自是懷孕的事是真,她才會那么的理直氣壯。”孫夢冷笑了起來。

        “我的意思是,那腹中孩兒他不是王的。”

        見蘭兒如此一說,孫夢驚了一下,她又何曾愿意相信呢?分明君王是不待見那王后的,可,王后還不是一樣的有了身孕,轉眼她又心涼了:“蘭兒真是說笑,孩子是誰的,這種謊話想必那王后不會亂說的,難不成你瞧不出來,那王后,是何等的想親近王,我看呢,他可粘著王了,哪一日若有了機會,懷孕也就不奇怪了。”

        “那朱兒去逸琇宮可搜尋到了些什么?”她轉向云映,有些疑惑的問云映。

        “這倒沒有,出來時見她兩手空空,想必什么也沒找到。小姐,明天一早,我們還是趕路要緊,這王后不是省油的燈,我們若是不走,她會一直糾纏于我們不放的。”

        “我有時倒也奇怪,從前她也知道君王根本不待見我,那逸琇宮更是鮮少踏足,我自是對她也造成不了任何威脅的,更別說恩怨了。我素日與她甚少來往,實在不明白,她為什么總三番五次的找我滋事,現如今,我也要走了,她還有何不滿?自己有身孕了也不閑著,也不怕有個閃失,如何對得起這腹中孩兒,當真是沒有一點做娘親的樣子。”孫夢有些生氣。

        云映一邊收拾手中的活兒一邊道:“誰說不是,好在我們也沒有什么把柄被人握著,那朱兒自是什么也沒找著,不然,被她抓在手上,哪還有了容易。”

        “睡吧,我今天累了,你們也要歇息了。”孫夢疲憊道。掩被側臥,想起白墨,這樣的夜晚于她又將是一個不眠夜。

        那窗檻從暗到明,似乎那窗花兒都被她數了個明白,一縷晨光灑了進來,天微微的發亮了。披衣下床,一絲寒氣灌進衣袖,她不由地打了個激靈。

        天冷了,人也懶床了,在孫夢的催促下,蘭兒似乎不愿意起來了。

        “小姐,昨天收拾的那么晚,這大清早的,您就讓蘭兒再睡會懶覺吧。”

        她推開窗:“你來瞧,云肚子都露出來了,這芙蓉街小販們的吆喝聲,你們都聽不到嗎?天都亮全了,你們還好意思睡懶覺。”

        “起來起來,再不起來,我就要生氣了。”

        說著,孫夢便去掀云映和蘭兒的被子:“讓你們吹吹涼氣,也好叫你們清醒清醒。”

        云映和蘭兒便不情愿地起了床來。

        “有人嗎?都這會兒的功夫了,還不開門迎客?”門外有人叫了起來。

        孫夢問云映:“昨兒個你忘了貼歇市牌了嗎?”

        云映一拍腦袋,說我忙忘記了。

        孫夢便開門去,卻見是王后那貼身丫頭朱兒站在了門前。

        想起云映的話,她情不自禁的對著她好一通打量。

        “掌柜的,給我打碗甜豆漿,我家主子饞這口了。”

        她笑了笑,指了指屋里:“不好意思,小鋪今天歇市一天,沒有準備,您還是瞧瞧別的吃去吧。”

        冷不丁王后從人群中走了過來,她斜視著向孫夢看來,滿眼怒氣。

        “若是我今天一定要喝呢?”她摸了摸肚子:“寶貝啊,讓娘替你嘗嘗味啊,好吃咱天天來。”

        見她摸著肚子,孫夢瞬間如打翻了醋味瓶子,眼前浮現的,盡是她和白墨翻云覆雨時的情景,心里甚不是滋味,一肚子火氣也上了頭來。

        “您請別處尋去吧,小鋪今天準備不足,想喝也喝不著了。”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大乐透5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