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他不溫柔》-> 第031章 我可以保證再不見你
第031章 我可以保證再不見你 作者:那時淡月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10-09
  •     她愛一個人,就要奮不顧身好好愛。

        誰也別想傷害他,別想說他一句不好。

        她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保護好她的心上人。

        導購見這邊發生了狀況,趕緊將羅綺麗攙扶起來,“大小姐,您沒事吧。”

        又冷著臉,瞪著顧書蔓,“這位小姐,你干什么?!”

        一聲大小姐,顧書蔓才想起這家商場是羅綺麗家的。

        也怪不得會這么為所欲為。

        她譏誚地扯了扯嘴角,諷刺地掃了羅綺麗一眼,“自己玩吧。”幼稚的小學生戲碼,顧書蔓不信顧西宥會信。

        言罷,顧書蔓長腿一邁,迎上了顧西宥。

        他的臉色不怎么好看,能感覺出來,是明顯的生氣了,甚至可說是不想搭理她。

        為什么呢?因為羅綺麗嗎?

        顧書蔓凝視著他深沉漆黑的眸子,心里是說不出的酸澀。

        她突然意識到,她想錯了,這么幼稚的戲碼,顧西宥也信了。

        “我可以解釋。”

        “不用。”顧西宥冷淡地撂下兩個字。

        顧書蔓定定地站在原地,一點的聲音也發不出來了。

        “你什么時候成熟一點?”男人的聲音微微沙啞,夾雜著清晰的嘆息。

        不……成熟嗎?她也只是,不想讓羅綺麗羞辱他。她沒有不成熟,羅綺麗諷刺她的時候,她一點也不沖動的。

        顧書蔓呆呆地立在原處,明明暖烘烘的商場,她卻冷得刺骨,就像被人扔進寒冬凜冽的深海。

        顧書蔓不知道在原地站了多久,剛才那名導購走過來,將她選的那幾件衣服包好,遞過來,“這位小姐,好好收好吧。”言語間全是不屑。

        顧書蔓沒在意,也沒接,她遲緩地轉動脖子,看到羅綺麗肩頭披著一件男款外套。

        顧書蔓只覺得有一雙手,穿透她的胸膛,狠狠地攥住了她的心。

        疼到極限,她早就麻木了,麻木后,就仿佛沒有過痛意,沒有了痛意,就沒了傷害,她就還是擔心他被染了什么亂七八糟的病。

        顧書蔓轉身便去追。

        可是,她追不上。

        不僅追不上,人被徹底跟丟了。

        顧書蔓沒有地方可以找,只能去臧曙灣。

        不知過了多久,天都黑了,一道冷白的車燈打過來。

        這邊只有顧西宥一戶人家,顧書蔓登時站起來,張開手臂,直接沖到路中央,擋在車前。

        “刺啦——”尖銳的剎車聲極其刺耳。

        那輛勞斯萊斯在距離顧書蔓幾厘米的位置,停下了。

        顧西宥瞳仁緊鎖,剎車后,久久沒有回過神。

        好半晌,他下車,直接將顧書蔓按在墻壁上,怒氣洶涌,“你是不是瘋了!”

        顧書蔓眉眼低垂,“我只想你給我個說話的機會。”

        漆黑的夜晚,路旁只有一盞昏黃的路燈,顧西宥眼底是洶涌的波濤。他一動不動,修長的手,微不可見地抖。

        只是余光瞥到,暗處有人。

        顧西宥松開顧書蔓,向后退了一步,“我讓蘇沈送你回去。”

        顧書蔓卻突然抱住顧西宥的腰,她將頭埋在他的胸口,像是一只沒有安全感的小貓,“訂婚宴所有的事情都是你操作的,從孤兒院回來的路上,我說過我也喜歡你,你也應了聲。后來,我被綁架了,我有感覺,你去了的,你有去。”

        她突然抬起頭,淚眼婆娑,“你告訴我,這么明顯,這不是愛嗎?”

        “你明明還愛我,為什么要不停地傷害我?我的心,也是肉長的,也會疼,很疼很疼快被撕裂那種疼。”顧書蔓揪住顧西宥的衣服,纖細的指節被攥得發白,瘦弱的她,在顧西宥的懷里打顫。

        顧西宥的手垂在腿側,好一會兒,他抬手,把她推開,“很抱歉嬌嬌,我從未認真地說過,導致你誤會這么久。”

        他的大掌落在顧書蔓的頭頂,“你誤會我了,我已經不喜歡你很久了。”

        一聲嬌嬌,一句不喜歡,最繾綣的獨屬于他的小名,搭配著最殘忍的三個字。

        顧書蔓以前曾想過,顧西宥再喊她嬌嬌會是什么時候呢?她沒想到,會是這么殘忍的場面。

        “訂婚宴,我沒做過任何事。當初在車里你說愛我,我只是應了一聲表示知道了,沒有其他意思。至于救你……”顧西宥微微一頓,“對不起,如果時間允許,我一定會去。只是,那天川城有事要處理,我選擇了工作。”

        顧書蔓手腳冰涼,久久沒能反應過來。

        她把頭重新埋在顧西宥的胸口,顧西宥的衣服上全是她的眼淚,黑色的襯衫上擴散著一團的水漬。

        溫熱的液體在這樣冰冷的環境下,冷卻下來,很涼。卻又很燙,很熱,灼得心生疼。

        顧書蔓哭到哽咽,她說,“你說你不喜歡我,行,可是我知道你也不喜歡羅綺麗,都是假的,都是表象,你這么做,是因為你跟我媽媽做交易了。我媽媽無非是為了避免你跟我在一起,我不靠近你了,你別結婚,好不好?就算……就算結婚,你換個人好不好?”

        顧書蔓真的沒辦法了,她真的一點招數也沒有了,她沒有選擇了,她怕了,在他的性命面前,他愛不愛她,無所謂,“我不要你的愛情了,我只要你好好的。我認了,別傷害你自己了,別再偽裝起來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情了。”

        “我會跟媽媽說,不管你們的交易是什么,我都可以保證再不見你,我讓媽媽滿足你。算我求你了,別跟羅綺麗結婚,她得了骯臟的病……”顧書蔓的眼淚像是斷了線的珠子,“我不要你生病,我不要……”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大乐透50期走势图